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242)  

2018-03-19 13:59:49|  分类: 文革反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按照一般的认为,文革自1966年开始到1976年结束,那1970年还正是文革的中前期,但对于农村来讲文革的影响远远小于城市,尤其是教育这一块,除了教师多开一些会以外,其他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当时城市中小学的学生,开学后有几个星期要军训,还要化几个月的时间学工学农,还没有发育的身体就在工厂承担几乎与工人一样的劳动任务,这些学生为了给工宣队领导一个好印象,将来能安排一个好的单位,还拼命劳动,实际上就是一个免费的童工,一个学期下来课本还是崭新的。当时的老师也非常省力,基本不上课,既不要备课,又不要批改作业。带着学生工厂农村跑,反正取消了升学考试,也无所谓教得好教得坏,如果你重视文化教育,反而要说你走白专道路。一句“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彻底打乱了人们的思想,一时间“读书无用论”在全国城市的学校里蔓延开来,大家都以无知识为荣,以能反潮流为荣。这种观念上颠倒,甚至比破“四旧”造成的破坏还大。

农村的学校和学生不一样,因为本身在农村,学生从小就在庄稼地里摸爬滚打,一般农活几乎都会干,不要说小麦与韭菜分得清,就是那些是猪可以吃的野菜,那些猪是不能吃的野菜也分得一清二楚,因此也谈不上学农的事。当时的农村里也没有什么工厂企业,连个电都没有通,怎么去开工厂?没有工厂更谈不上有工人阶级,当然也没有向工人阶级学习之事。只有县城里还有少量的小型工厂,这些工厂里的所谓的工人阶级,大多也就是一些穿上了工作服的农民,他们的思想不可能随着服装的变化而改变,而且如果全县的中小学生全部跑到县城工厂里去学工,那县城真成了“一锅粥”了。因此学工在苏北农村也是奢望,剩下的唯有读书学习这一项。而且当地的农民也十分清楚,通过读书要改变贫穷也是一种妄想,只是能识几个字,出去不做睁眼瞎就是大功一桩。如果还能算算简单的账,那真是“阿弥陀佛”烧高香了。如果有背景的或许还可以当个“猢狲王”,做一个民办教师,捧一只稍稍稳定一点的泥饭碗。绝大多数还不是重新回到盐碱地上“苦工分”,能有多大的出息?

田玉认为,生产力中生产工具的水平高低,决定了对生产者掌握文化知识的高低的要求,当时农村的生产工具只是牛、犁、大锹、镰刀等等简单工具,与之相适应的劳动者的文化知识要求只要小学毕业就行。高中生到农村去暂时还无法发挥作用,反倒是一些农业中专、技校毕业生更能发挥作用,且没有后顾之忧。

农村的老师也远比城市老师辛苦一人一个班的包干制,而且还是复式班,一个人教两个年级的全部课程,每天的作业都要批改,还要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活动。除了周六的晚上和周日的早晨,大队小学老师每天坐班不说,还要每天集中早办公一小时、晚办公两个小时,这是城市教师无法想象的。这就是所谓的县中模式,实际上就是农村中小学校的模式。

当时有一种情况与城市相同,即每个学校取消了“少先队”这个组织,成立了“红小兵”组织,还向解放军学习,开展评比“五好红小兵”和“四好单位”的活动。田玉正好记录有这个标准,现照录如下:

        五好红小兵标准

一、政治思想好;

二、三八作风好;

三、完成任务好;

四、锻炼身体好;

五、接受再教育好。

这最后一条弄得像对知识青年的要求似的,但确实如此无误。

        四好单位标准

一、政治思想好;

二、三八作风好;

三、完成任务好;

四、生活管理好。

这四好单位就是指集体,在学校里就是指各个班级,包括我们各生产队的耕小。

1970年我们二队耕小被评为五好红小兵的是徐金罗和张修华两位小朋友,他们获得了由大队小学签发的奖状。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这位徐金罗同学当时只有一年级,在家里属于小弟弟,就住在我们知青组北面不远,他家里兄弟姐妹特多,但这位小弟弟却特别聪明,可以说是田玉的得意门生,他简直是个考不倒的学生,不管是期中考试、期末考试,还是全校统考,每次考试都是一百分,连田玉都惊讶。因为有些题目他并没有见过,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这让我这个城市去的老师刮目相看。农村也有这么聪明的小孩,只是没有良好的教育环境和条件,否则城市的小孩绝对考不过农村的小孩。

 

附件:响水县新建大队第二生产队耕小1970年学生名单

二年级:1、张修桥 2、张修尚 3、徐启波 4、张修立 5、孙开美 6、张修林 7、张修华

8、张琼芳 9、张祖建 10、张修柱 11、张修才

一年级:1、张修高 2、张修严 3、孙树成 4、张军 5、张祖平 6、王放花 7、张祖宝

8、张祖法 9、徐金罗 10、张祖顺 11、陈小根 12、徐启松 13、张祖有

当我一一打下这些名字的时候,有的小孩的面容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也许今年纪念上山下乡五十周年,当田玉回到阔别三十多年的第二故乡时,还能碰到这些当年挂着鼻涕的小孩,当然现在已是五十多岁的老汉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