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57)  

2017-06-06 08:21:53|  分类: 被挥霍的青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南京知青之歌》及词曲作者任毅的故事就讲到这里,说实话任毅写的歌词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怎么反革命了,其中关于知青生活的描述真是太客气了,主要是因为他下乡插队才一年不到的时间,又是在紧靠南京市的郊县条件优越,还没有真正尝到苦的滋味,也许是“杀鸡给猴看”的缘故,拿他祭了刀。幸亏许上将开恩,将其从刑场上救了回来,减轻为十年有期徒刑,这不任毅释放后,还千里迢迢去河南新县许上将墓地上磕头感恩,用价格昂贵的中华香烟和五粮液祭拜。不过任毅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决定为任毅平反昭雪的人他准备怎么感谢呢?被人减刑判为十年徒刑了要感谢,被人彻底昭雪平反了反倒用不着感谢了,这是到底怎么一回事?!因此历史往往就是这么奇怪、无情。在江苏省实行老三届上山下乡一片红的不正是这个人吗?任毅,还是请您好好地想一想吧!

 

  诸正华讲述的重点并不是《南京知青之歌》,前文说过在我们看来这歌词离知青的真实生活情况尚远,甚至还有为上山下乡运动歌功颂德之嫌,只是在那特殊的年代里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他讲述的重点是手抄本小说《一只绣花鞋》。《一只绣花鞋》故事的产生和繁衍,十几种手抄本的辗转流传,有其深刻的历史渊源。众所周知,“文革”期间,由于林彪、“四人帮”推行极左路线,文坛萧条寂寞,但是中国人不满足在文化沙漠中长途跋涉的饥渴,于是民间口头文学不胫而走,各种手抄本应运而生,而且鱼龙混杂。手抄本文学现象是中国文学史上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因为它诞生于“文革”时期这一特殊的历史环境。在“文革”中流传最广的故事和手抄本就是《一只绣花鞋》,它由《梅花党系列故事》、《绿色的尸体》、《武汉长江大桥的孕妇》、《火葬场的秘密》等故事组成。《一只绣花鞋》的故事就像一个幽灵,小说中的梅花党是一个秘密的民间组织,一座深宅大院,一间神秘莫测的房子,一天深夜,窗台上忽然出现了一只绣花鞋,于是,惊险的迷雾便飘飘而来……

一、凶手是谁?

大连的夜,幽静极了。天上的流星偶尔拖着长长的尾巴;无声无息地从夜空坠落;迷人的月亮,睨着拥抱着城市的大海,温柔,慈祥;夜风像个俏皮的姑娘,摇碎了天上的月光,摇碎了天上的繁星。在灯光和月光的映照下,大海撒出一把把闪光的碎银,亮得刺眼。几只海鸥仿佛并不困倦,追逐着海面的碎银,偶尔掀起的浪花微笑着嘲弄着它们的双翼……“

皎洁的月光轻轻泻进市中心一座米黄色的小楼内,二层一隅,大连市公安局侦察处长龙飞正和他的妻子南云熟睡。墙上的日历上清清楚楚地印着:1963517日。“嘟,嘟,嘟……”写字台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这铃声仿佛警铃,把龙飞催醒,他一跃而起,熟练地抓起电话。“我是龙飞,出了什么事?!”

“报告龙处长,在老虎滩公园假山前发现一具女尸,请你马上到现场。”

龙飞放下电话,迅速地穿衣……

老虎滩公园里,死一般的沉寂。这个公园小得可怜,即使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花不了一个小时就能转它一周。公园里有一个土丘,丘顶有个八角木亭,丘上栽满了怪石、花草和翠竹。丘下有一簇簇丁香和灌木,此时正是翠绿成荫,野香四溢。因为这公园的东面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边有一怪石仿佛一只猛虎,跃跃欲试,故称为老虎滩公园。

龙飞赶到现场时,一眼就看见了横在假山下的女尸。这是一个漂亮的姑娘,瓜子型的脸,白得透明,一头乌黑透亮的卷发,活像是刚刚出水的嫩藕。小巧的身子裹着凌乱不堪的浅粉色连衣裙,领口绣着花,配条墨绿色的府绸裙带。龙飞明显地看到她的庄太阳穴上有一血糊糊的伤口,一缕飘发凝结着瘀血。

龙飞的助手肖克走了过来。

“处长,我们仔细检查了现场,发现有脚印往西出公园西门到大街上去了,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我们根据死者和凶手的脚印分析,他们可能是从此门进来的,然后一直坐在旁边的躺椅上,死者死前一定与凶手有激烈的争执。法医刚才检查了尸身,发现死者被奸污,从现有的现象看,可能是凶手将女子奸污后又用石块打死了她。”

“带血的石块找到了吗?”龙飞冷静地问。

肖克摇摇头。“可能是凶手将击人的石块带走了。”

龙飞又仔细地观查了一下现场,然后命令将女尸拉回去,又派人迅速打听死者的身份、住处。

大连市公安局二楼会议室里,老局长梁一民在听取部下的汇报。

肖克正在发言:“从凶手的脚印来看,他穿的是42号天津皮鞋厂制作的皮鞋,可能是个高个子。从躺椅前的脚印和附近的脚印来看,死者与凶手熟识,不然这个女子决不会深更半夜跑到公园里来。可是据法医的检查,发现死者虽然只有20岁左右,但已是一个有着比较长时间性生活的女人,如果她生活作风不严肃,为什么拼命抗拒凶手的奸污行为呢?”

“问得好。”梁一民局长满意地望着这个高身量,大眼睛,深栗色头发的小伙子。然后又把脸转向36岁的龙飞,问道:“小龙,听听你的意见。”

龙飞一直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如今听老局长点他的将,腼腆地笑了笑,说:“我看还不是一般的奸污,哪里有这么顺利的强奸,一定是先把女人砸死,然后奸尸……”

由于是手抄本,里面错误百出,加上诸正华同学是根据记忆复述,更是漏洞百出,如果各位有兴趣,还是请阅读原文,反正《一只绣花鞋》在文革之后早已出版,为节省篇幅,田玉就不再往下转载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