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55)  

2017-06-04 13:19:47|  分类: 被挥霍的青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知青之歌》作者任毅自述:

       1969年底,一夜之间南京市新街口、鼓楼地区的《大批判专栏》贴满了“批判反动歌曲《知青之歌》”的专栏,其更改版面速度之快,批判的火力之猛都是空前的。但不知为什么,大批判的文章都没有涉及到我本人。我所在的公社也对《知青之歌》进行了小范围的批判,值得可笑的是会议开始,公社书记叫大家唱一支歌,知青们唱的还是《知青之歌》。我所在的母校五中也秉承上级的指示,开始在校内批判,并把我和《知青之歌》的情况向当时的《新华日报》有关负责人进行了全面汇报,批判的运动正向深度广度发展。

       这时一些插队内蒙的五中同学感到事态的严重,好心地劝我到内蒙草原他们插队的地方避一避,我婉言谢绝了。我不想连累人,那年头躲到哪里都一样,我坚信“是福跑不掉,是祸躲不掉”的老话,十分不安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事情的起因是在上海,《知青之歌》被上海回城的知青广为流传。一批阶级觉悟高的人认为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立即向当时的上海市委进行了汇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立即向中央进行了汇报,引起了“四人帮”中的江青、姚文元的重视。江青、姚文元作了“要抓紧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要查清作者情况,要对黑歌进行批判”的指示,连夜下达。“四人帮”的狗头军师张春桥对这个问题抓得也很紧,“指示”要“上海市革委会有专门小组在抓这件事”。1970212,当时的上海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拿着张春桥的“令箭”派人来到南京五中,了解《知青之歌》的全部情况。并要求南京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配合他们收集有关《知青之歌》的资料,向上海方面提供。

       213,上海、南京两地公检法军管会的人员到了江浦县,并来到我所在的生产队。乡亲们以为是调查我的表现准备上调提干,当然实事求是地向他们进行了汇报,一致讲我好,使得他们很不满意。他们也找到我,转弯抹角地问了我《知青之歌》的情况,我已经感到事情的不妙,悬着我小命的那根丝线即将断落……

      与此同时,当时的南京市革委也行动起来,当时的南京市委书记方敏指示南京市文教局军代表阮××政委连夜召开会议,组织《知青之歌》专案组,立即行动……

  

    1970219日夜23,南京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以“创作反动歌曲,破坏知青上山下乡,干扰破坏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战略部署”的罪名,在江苏的江浦县我插队的永宁公社红旗8队将我逮捕。197066,当时的南京市委批准了南京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对我判处死刑的报告,并呈交江苏省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最终裁定。1970731,江苏省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批复判刑拾年。从而在“四人帮”的指使下,制造了一曲知青歌、九年牢狱罪的千古奇冤。

      19784,我经历了几年的反思后开始向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进行义无反顾的上诉。5月份“真理标准”的讨论在全国展开,很快,最高人民法院批示给予平反,立即释放。

       历史的车轮终于转到1978年的12,转到“河水涣涣,莲荷盈盈,绿水新池,艳阳高照”的日月。

       转眼1979年来到了,我在“四人帮”这暗无天日的监狱中马上就要度过第9个年头了。

      1979年的元旦,我们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又出工了。山区的严冬是十分寒冷的,萧瑟的寒风裹着冷气袭向还在田间劳作的犯人们,犯人们最难过的就是这冬天,可谓饥寒交迫,苦不堪言。

      15日的上午,还是徐队长带班。大组的犯人已经走出监房,一个小组的犯人缠住他,喋喋不休地不知讲着什么。等到他赶上来,我们的队伍已经走出监狱好远。

    “任毅,你过来!”除队长大声地对着队伍喊。

    “有!”我大声地应答,快步跑到他的面前,呼出的白气,大口大口。

    “到中队部等我,我马上来!

    “什么事!”我不由问了一句。实际上作为犯人很不应该,身份不允许你问为什么,但此刻我不知为什么竟脱口而出。

    “你平反了,放你回家!

    一时间,“任毅平反了”的消息和喊叫从队尾传到队头,队伍开始躁动起来,大批的犯人回过头来看我。

    我到了中队部,不一会儿徐队长就来了,他从桌上拿了一张纸递给我:“这是你的平反证书。”

    我拿了过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似乎并没有激动。为了这一天我付出了多少,可这一天真正到了,我却高兴不起来。

    徐队长说:“平反证书是昨天晚上到达的,本来按规定是立即送到你手中,马上出监的。我考虑时间太晚了,你一激动睡不好觉,反而不好,所以今天上午才给你,希望你谅解。”

    “不碍事,没关系,谢谢你!”我忙不迭声地说。

    “矿上今天上午举行欢送会,到时我们送你去!”徐队长说。“我不去,有什么参加头,我才不要那一套!”我毫不含糊地说。

    “不去就不去吧,你自己回监房收拾一下东西,我送你上车站。”

       我走出中队部,朝着我熟悉的监房走去。在临近白色警戒线时,习惯地喊出:“报告班长”,又立即刹住了下面的“犯人进去”,此刻我已恢复了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权,不再是犯人了。“报告班长,我进去拿东西,我刚才平反了!”班长正吃惊欲发作却很快转过弯:“请进,快点出来!

       我很快地收拾了东西,仅带回一些书籍和留作纪念的一件囚衣,还有一顶精心编织的线帽,其他统统拜托张子锐送给我指定的犯人。

       “再见,张老!”我止住下滑的眼泪向他告别,我看见了老人家苍白的脸上布满泪水,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监狱,不敢向后看。

       九年,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九年,我的青春,我的大好时光却在这里消耗殆尽。类似的人间悲剧绝不能再让它重演,但这需要不懈的斗争,首先不能忘记曾经发生过的黑暗的过去。流淌在大地上的血迹将会受到雨水的冲刷而消逝,然而印在人们头脑里的记忆将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淡忘,因为这毕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悲剧,而决不是我个人的悲剧。

       1970219日入狱,197915日出狱,我坐牢的总共时间是:9年差45!

    一切总算过去了,我诅咒那个人治的时代!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