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58)  

2017-06-11 14:05:19|  分类: 被挥霍的青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玉由于性格使然,因此交往密切的朋友很少,而同学孙家庆的弟弟孙家祥是其中的一位。孙家祥比我们小三岁,文革时在无锡市二中读初二,算是个学弟。文革前田玉与家祥并不熟悉,文革期间由于他经常看到他哥哥所在的战斗队写的大字报质量高,于是经常来哥哥处玩,而田玉正好是闲人一个,所以两人很快就交上了朋友。那时田玉对他班里的其他同学也有些熟悉,家祥对我们班的同学也开始熟悉起来,另外田玉对初中部的老师基本也熟悉,因此两人有着不少共同的话题,巧的是两人的观点还比较一致,俗话说“话逢知己千杯少”。田玉平时话语不多,但与家祥在一起时比较放松,为之两人之间有着说不完的话。同时还有一些相同的爱好,例如游泳。

孙家祥虽然比我们小三岁,但他的一些能力和水平,即便是在学校里的时候跟我们相比,也没有显示出有多大的差距,尤其是他的书法与美术更是胜出田玉一大截,他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和辨识能力也与田玉相仿,特别是他诙谐幽默的语言更是常常出人意料,因此他在与我们一起玩的时候特别受人喜欢。

前已说过,在知青插队落户之前,我们班在结组时田玉曾力邀孙家祥加入我们知青组,由于他需要独立,不愿意在哥哥的眼皮底下生活,坚决不同意加入我们知青组,田玉也只能作罢。下乡之后,我们虽然在同一个公社,但由于方向不同,两组相距近三十里路,因此没有来往,有时偶然到公社(大有镇)开会,也由于来去匆匆,很少有自由交谈的时间。

1969年夏天,一天生产队要上大有镇卖公粮,因我一直想去康庄大队看望家祥,所以他哥哥家庆约我一起随同社员去公社卖公粮,卖完公粮再到他弟弟处去,我欣然答应前往。生产队上大有镇卖公粮也算是出公差,因此队里带了粮食和烧草免费供应一顿午饭。

三挂大车拉着沉重的小麦,一路“呵衣啊”地唱着牛车号子,一路颠簸着慢慢地走向公社。牛车十分颠簸,加上装载已经十分沉重,我们送公粮的人都是步行前往。因为卖公粮需要装车和卸车,同去的社员还不少。谁知到了大有镇一看真正是车水“牛”龙,卖公粮的生产队非常多,一直排到吃饭还没轮到我们生产队。幸亏队里同去的村民们仁慈,知道我们要到康庄大队去,让我们吃了饭就去,不要管卖公粮事。午饭是手擀面,老乡在粮站附近找了一家人家,从牛车上卸下面粉和烧草,借了人家的锅灶做起了面条,这与我们上河工时借人家的锅灶完全相同。别说卖公粮的都是大老爷们,其中也不乏做饭的高手,只是做的手擀面也是粗枝大叶,远没有我们第一天晚上在政治队长家吃的那么细、那么长。我们匆匆吃了手擀烂糊面,时间已经过午,便急急忙忙往康庄五队孙家祥的知青组奔去。

苏北的夏天气温与无锡差不多,也是相当炎热,白天的苏北大地更是无遮无挡,中午太阳也是毒辣无比,光秃秃的中山河堤上一无遮阳,路上行人也很少。好在孙家庆已经去过,所以熟门熟路,他们知青组离开公社的距离比我们组稍远,经过一个多小时近两个小时的奔走,终于到了家祥的知青组。组里有好几个同学在家,寒暄毕哥哥便把弟弟叫到旁边谈话,看家祥毕恭毕敬的样子,就知道家庆大哥在家里的威信不是虚言,难怪家祥不愿和我们结组。

趁这当口田玉把他们知青组的情况环视了一遍,当时他们组的新瓦房也已经盖好,只是有些家俱还没有到齐,因此住的还是通铺。他们在地下舖了一些烧草,几张从无锡带去的细席子再舖在上面,初中同学还是好动,有的在上面竖蜻蜓、豁虎跳、翻跟斗,十分活跃。同学彭诗弘好象要沉稳一点,他的哥哥彭诗樾也和我同班,同样离开哥哥独立了,他哥哥插队在运河公社,距离还要远。一群十六七岁的孩子已经独立生活,吃喝拉撒样样都要自理,也真是难为了他们。

时间不长哥哥与弟弟的谈话结束,我们又踏上归途。没走多远就途经康庄十队,正好碰到尤立武等高三那组知青组的人,放工后在河边洗涮,田玉与他们也熟悉,于是停下来打了招呼,这时尤同学告诉田玉,这十队原来是与五队一个生产队,后来生产队太大了才分的队,东边为五队,西边为十队,因此距离特别近。旁边的一位同学插话道:“本来这个队是分给你们组的,我们是分到新建二队的,你们傻,要与一个女知青组分在一起,然后就与我们组调了地方。”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才是分在康庄十队的,尤立武他们才是分在新建二队的。此时已无话可说,正像前面说过那样,分到哪里对于我来说是无可无不可,只是那些需要照顾的特殊关系,已经在酝酿“拔根”了,这在前文已经说过,不再重复。

我们一路上穿过新北大队、又经过红星大队,回到家已经傍晚。和组里的同学们一起吃过晚饭,良久才听到“呵……”的号子声,这是卖公粮的耕作队员赶牛车回队的声音,心底里泛起阵阵歉意。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