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09)  

2017-03-25 14:38:20|  分类: 被挥霍的青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1969年春节后的一天下午,那年的春节比较晚,过完春节已是二月下旬了,田玉与同组的同学已经在商量准备什么时候回苏北的事。突然从田玉家的弄堂口闪进一名衣着怪异的人,只见来人头戴新四军时代的蓝色棉帽,一只失去了本色的大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还带了一副眼镜,仔细一看还是平光眼镜。身穿薄薄的棉袄,下身是一条空落落的蓝色长裤,脚穿着一双当时常见的解放鞋,肩背一只书包,看上去没装多少东西,但也有些份量。田玉仔细打量了一下,正要喊出“匡建中”三字,只见匡建中连忙摇手,低声说道“蝈蝈头(这时田玉在学校时的绰号),我来寻你。”听到这话,我也就不说话,领匡建中走进了自己的家。这里补充说一下,田玉原来居住的地方是一清朝的官宦人家,有一条长达60多米的弄堂,里面居住了二十多家人家,因此到处都是人家,到处都有警惕的眼睛。

到了田玉家,匡建中摘下眼镜口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没有办法,现在无锡的工纠队都在寻我,只能化装一下。”我不禁好奇地问:“听说你去了徐州,怎么又回来了?”匡建中的回答是:“不能老呆在外面,总归要回来的。这一次就是回来看看情况。”我告诉匡建中同学们都下乡了。匡建中说:“这个我知道的,我还到响水县去了一趟。”我问:“真的还是假的?”匡回答说:“这不骗你的。于是从怎么免费乘火车,怎么蹭长途汽车,再怎么走到响水县。”说了一通。接着他又说:“现在成立革委会了,我们吃了亏,今后要让他们十倍、二十倍、几十倍的还出来。”说到这里,田玉真不知道他说的“吃亏”是吃了什么亏?于是我打断了他的话,问道“这次回来准备怎么办?”匡建中说道:“主要是看看情况,还想再找一个同学。”问我是否认识许某某同学的家?我回答说:“认识,就在我家的斜对面。”于是匡建中要我去看看许同学在不在家,他就在我家里等待。我马上就去了一趟许某某的家。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09) - 田玉 - 破茧集博客

 

许某某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的数学家,尤其是在平面几何方面造诣更深,有这方面的专著。家里是无锡不多见的花园洋房,平时是门禁森严,一般人是无法进门的。按响门铃以后,不多时正好是许同学来开的门。门内是一条长长的砖砌通道,两边是花园,因为是冬天,所以只有些掉了叶子的小树。甬道尽头是一幢两层西式小楼,广漆地板,粗大的楼梯木扶手,象征着主人家不一般的身份。这许某某是二中66届高中生,比我们高一届,这时也已经到响水县插队落户,同样是回无锡探亲。许同学与田玉也熟悉,因此也没有废话,我直接对许同学说:“匡建中想到你家来,是否方便?”因为许同学同样是七五造反团的骨干,与匡建中的关系密切,匡建中害怕这时许的家被工纠队监视,自己贸贸然的到许家去,怕去“自投罗网”,因此让我去打个前站,探探情况。许的回答也很简单“让他来吧。”

随即我便回到家里,对正在翘首以待的匡建中说:“没事,你去吧。”匡建中马上又戴上帽子、口罩、眼镜,随我一起出了门。路上还不停地叮嘱我,他到我家里来,后来到许某某家,现在在无锡,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并再三讲:“拜托,拜托。”我回答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一直送他到弄堂外面,目送他走向许某某家。

匡建中从到我家开始,一直到离开我家,总共不足半个小时。事实上,这件事田玉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自己组里最要好的同学。但是,我不讲不等于没有人讲,这件“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许某某知的事”,最后还是被工纠队知道了,并且在两年后到苏北响水县找到了田玉,给田玉带来了麻烦,这又是谁泄露的呢?匡建中后来又去了哪里?最后又怎么“上的山”?且由后文叙述。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