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61)  

2016-09-24 04:56:15|  分类: 被挥霍的青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1968年11月16日)一早,我们在鸡鸣和犬吠声中渐次醒来,发现房间里很黑,但外面已有人声,这是怎么回事?程同学睡在靠近门口,他率先起床,打开房门一看天已经大亮。原来我们住的是草房,窗户很小只有一尺见方,且用塑料薄膜封闭,基本不透光;墙面也是泥土色,没有反光,大门朝西,只有两扇门中间宽大的缝隙中能透出一点亮光,因此屋内很暗。我们第一次在茅屋中居住,还不习惯如此黑暗的环境,身边又没有钟表,不知道时间,还认为天色尚早,还可以继续睡觉。看我们开了大门,已有小朋友来叫我们去吃早饭。我们赶紧起床洗潄,好在房东家的水缸里早已挑满了水让我们用,我们也就毫不客气地用了起来。

这时村子里早已热闹起来了,家家屋顶上飘浮着袅袅炊烟,有呼喊小孩吃早饭的,有喊叫同学上学的,有喂猪吆狗的,还有牛哞鸡鸣狗吠声……,这些声音汇成了音色丰富的乡村晨曲。

我们匆匆漱洗完毕后,随小兄弟又一次来到政治队长家。这一次早饭已经做好,小桌上放的是一大碗咸菜煮豆子和一碗萝卜干,咸菜和萝卜干都是自己腌制的。随后每人给端来一大碗玉米糁子山芋粥,又在桌上放上了饼子。除了咸菜萝卜干和山芋我们在无锡已经吃过,其他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先说玉米糁子,它是把玉米粒用大磨磨成较粗的粉,然后采用“打浪”的方法去除玉米粒的嘴子和皮壳,剩下的就是能做饭煮粥的玉米糁子,这种食物后来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但是直到我们离开苏北也没有学会用匾来“打浪”。再说队长家的饼子,这是用小麦面和玉米面混合并发酵做成,然后在粥锅上烤成。说实话玉米面或玉米糁子吃在嘴里是有一些毛糙的感觉,本来这就是粗杂粮,当然没有大米小麦面等细粮可口,但从我后来在农村生活七八年的经历来看,这一顿早饭也是当地乡亲们能拿出来的最好的早饭。说实话,当时二队的政治队长对我们知青照顾有加,而且很有些魄力,不过后来迁移到后滩去了,继任的政治队长对我们就不怎么客气了。

早饭后,我们兵分三路。张嘉彤到四队去看望女生组的情况,诸正华和孙家庆因要购买日用品及探望康庄大队的弟弟孙家祥,一起上公社所在地大有镇,正好队里还要上公社卖公粮,于是与运粮食的大车一起走了。剩下程允中、王子江和我三人上午想休息一下,留在了新家。不要看这无意间的分散活动,巧合的是最后留在知青组就是程、王和我三人,其他三人先后离开了知青组,这是后话容田玉慢慢道来。

话说我们三人留在了新家,因为昨天晚上人困马乏没有好好按排就随便休息了,所以先把屋子整理了一下,再与房东聊了一会天。原来我们这家房东姓姚,是外来户。我们插队落户的新建二队共有四百多人口,主要有张、徐、刘三大家。村子呈L状,东西长南北短。东面主要是张姓家族,刘家占据南边,徐家位于横竖的交叉点,张、刘两姓之间有一段空档是外来户居住除了姚姓一家还有陈姓一家。政治队长姓张辈份也高,但是他不住在东面,却与另外几家姓张的住在刘家后面、徐家前面,其中缘由尚不得而知。

为了更多的了解村庄,我们决定在村子里随便走走。整个村子东西长约200米,南北约100米,都是泥墙草顶房子。路上我们不停地与乡亲们打招呼,他们不习惯握手,只是询问:“吃了吗?标准的回答是:“吃过啦,你吃了吗?”接着是:“吃过了,去哪块?”回答是:“往前边。”然后就可以各奔东西了。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61) - 田玉 - 破茧集博客

                             盐 碱 地

看我们在村里溜达,一群半大小子跟着我们看稀奇。还不停地指着各种植物问我们:“这是什呢?”“哪是什呢?”开始时我们还认真地问答:“这是小麦。”“那是韭菜。”后来发现他们不知听谁说的“知青什么也不懂,还分不清小麦与韭菜。”于是故意指着一样一样植物来考问我们。我们虽然支农劳动在农村生活了一段时间,但大地上的植物成千上万,我们那里都能分清,并叫出名字。更何况苏北与苏南土壤条件差别很大,苏北的盐碱地上长着许多生命力极强的野生植物,都是苏南农村见都未见过,我们更不可能认识,于是我们一概回答:“不知道。”他们倒是好胃口,还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们:“说给你,这是蒿子,那是茅草。”我们顺口说着:“噢,是蒿子,是茅草。”心里却在暗暗发笑,懂得一些杂草的名字就来当我们的老师,真是莫名其妙。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61) - 田玉 - 破茧集博客

                                            蒿    子

就这样走着问着说着,我们走出了村东头,跟着的半大小子终于不再跟着,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村东是一大片农地,刚出不久的小麦长势不错。向北望去,发现在一片草屋中间有一幢瓦房特别显眼,灰白色的洋瓦在一片草顶中间非常突兀。上午的阳光下看去好像也不太远,于是我们决定过去看看。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