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关于瞎子阿炳的看法  

2016-08-13 09:41:56|  分类: 嘎嘎山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炳是无锡人,这是确定无疑的,阿炳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街头卖艺的艺人,这也是确定无疑的,真实的阿炳生活堕落、恶习緾身,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了解阿炳的无锡人决不会把艺术作品中的阿炳当作生活中的阿炳,也决不会掩盖阿炳的这些缺点。反倒是一些有权的人们认为阿炳有缺点不宜宣传阿炳,甚至掩盖了阿炳音乐作品的成就。陆文夫是苏州有名的小说大家,他为什么不写阿炳,我们无从知晓,但阿炳的真实决不是他的“沉默”所能保留的,真实的阿炳流传于无锡人的口口相传中。纵然陆文夫是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作协副主席,阿炳不过是沿街卖艺的民间草根艺人,但在现今的中国有多少了解陆文夫和他的“美食家”,又有多少人熟悉阿炳和他的“二泉映月”?不客气地说,再过几百年,陆文夫也许只有他的子孙后代在家谱或族谱中发现祖上还有一位作协副主席,而阿炳和他的“二泉映月”依然会在全国的电视台电台中播放,在无所不在的网络中传送,在世界上各大音乐殿堂里回响,在浩瀚的太空中漫游。

    陆文夫是小说家,不写瞎子阿炳也不是什么大事,阿炳是正宗的无锡人,活在无锡人的心中,用不着陆文夫来扩大影响力,倒是“陆文夫的要好的朋友”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到今天还拿此事来说事。 还有鼻子有眼地说道:“趁催弟出去讨点冷粥冷饭的当口,一个想不开,抽出道袍上的腰带,梁上一挂,去见阎罗王嘞!”还为阿炳预备好了寻短见的工具“ 一条道袍上的腰带”真是天晓得,阿炳不知什么时候又能穿上道袍了?反正死无对证,由你去说。不过,我的父辈是阿炳同时代人,有的还是阿炳的乡邻,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有定论,那时的阿炳远没有出名,他们的说法好像比你更有说服力。也用不着苏州的小记者陆文夫来悲天闵人,更何况是在陆文夫死后由旁人来代言。其实无锡也有记者,只是后来他们没有像陆那样爬到中国作协的副主席罢了。陆文夫生前没有写阿炳,不管是什么原因,留下了多大的遗憾,只能说明陆的骨头还没有阿炳硬,用不着到无锡来充什么伟大,更不用旁人毫无证据地来说三道四。

 瞎子阿炳小传:1893年8月17日阿炳出生在无锡城中心雷尊殿旁的“一和山房”。父亲华清和(号雪梅)为无锡洞虚宫雷尊殿当家道士,母亲秦氏出身农家,曾嫁与秦家,婚后不久便守寡,与华清和的结合遭到族人痛骂,在阿炳出生一年后便悒郁而死。阿炳一生下来就被父亲送至无锡县东亭镇小泗房巷老家托族人抚养,8岁后带回道观,取学名华彦钧,小名阿炳,并被送入私塾读书。1914年其父去世,21岁的阿炳成为雷尊殿的当家道士,与堂兄华伯阳轮流主管雷尊殿的香火收入。后由于经营不善,阿炳又染上吸食鸦片的恶习,生活逐渐穷困潦倒。在他34岁那年,双目相继染病失明,因生活所困流浪街头,以卖艺为生,成了无锡街头音乐家。阿炳46岁与江阴农村寡妇董彩娣结为夫妇,从此俩人相依为命。

到了1947年再也过不下去了,一方面阿炳病情加重,无力再出去卖艺。另一方面发生了两件事,一件是在路上与一辆黄包车相撞,黄包车的车把把琵琶撞坏了;另一件是事隔不久,家里的老鼠把二胡的蛇皮咬了一个洞,有点迷信的阿炳认为这是上天对他的警告,叫他不要再卖艺了,于是便歇手了。他对熟人说:老鼠咬坏琴弦那是有的,老鼠咬坏蛇皮那就不寻常了。他还说:“如果不听(上天的警告),要翘辫子的”(意思是要死人的)。从此无锡的大街小巷就再也听不到他那熟悉的琴声了。

时间到了1950年,天津有个音乐教授杨荫浏先生来到无锡,要为阿炳录音,于是脍炙人口的二胡曲《二泉映月》自此走出了无锡,红遍了全国,走向了世界,飞向了宇宙。暑假里杨荫浏(此时杨教授已迁往天津工作)和另一位无锡人曹安和教授来到无锡,找到了阿炳,要为他的演奏录音。当两位专家说明来意后,阿炳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一幕,于是婉言拒绝。但经不住几个同乡、高邻兼徒弟的好言相劝,他也不好意思以老鼠作祟作为拒绝的理由,况且省城、天津的专家用刚进口的录音机来为他录音,到底也是一件颇有面子的事,于是回答说:“我已经有两、三年不演奏乐器,技术荒疏了,我的乐器一件也不能用了。”杨荫浏先生听说后立刻为阿炳购买了二胡和琵琶,阿炳终于同意了演奏,但是他要求道:“我荒疏得太久了,让我在家里练上三天再拉吧。”三天后,两位专家录下了阿炳演奏的《二泉映月》,以后又录制了二胡曲《听松》、《寒春风曲》、琵琶曲《大浪淘沙》、《昭君出塞》、《龙船》等三首二胡曲和三首琵琶曲。由于录音钢丝已用完,只能到此为止,双方约定明年继续录音。

网友可能会想当然地认为这是杨荫浏教授等人走穴似的来为阿炳录音,其实不然,这是通过组织的行为,当时已经担任中央音乐学院研究部负责人的杨荫浏先生,是按照周恩来总理要抢救我国民间音乐的指示,才与曹安和研究员一起带着一台刚刚进口的钢丝录音机来到无锡为阿炳录音。因此阿炳突然去世后,无锡的有关方面曾因此事而受到了上级的批评。

   杨先生回到天津以后,就放给当时音乐学院学弹琵琶的和拉二胡的同学和教师听,又把它介绍给天津的电台播放这个录音。这些作品一经播放之后,所有的人听了以后,都感到震撼,没想到在旧社会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叫花子,竟然演奏得这么好,作品的艺术性竟然这么高,所以很快地就在北京天津传开来了。在当时担任中央音乐学院领导工作的吕骥等同志的支持下,1951年就被灌制成唱片出版,1954年《阿炳曲集》也得以出版,从此轰动了全国。

    瞎子阿炳195012月病殁后,原来葬在无锡西郊璨山脚下明阳观东的“一和山房”道士墓地,此地离开惠山不远,背山面南。墓地有土垣墙,南面两侧竖立金山石四方柱头一对,柱头上有阴文。右是“光绪十三年(田玉注:应为十九年,阿炳出生之年)岁次丁亥桃月”,左是“一和山房弟子严涵溶日立”。1952年由音乐家费克倡议,并经中国音乐研究所和无锡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赞同,于1953年为阿炳补立金山石墓碑一块,高1.1米,宽0.3米,厚0.1米。碑的腰部有花纹,顶端有二胡和琵琶浮雕。碑上刻有无锡著名书画家秦古柳的题文,正中刻着用隶书写的“音乐家华彦钧阿炳之墓”,右首刻“18871950”(生年实为1893),左首刻“中国音乐研究所、无锡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立”,墓碑形似琵琶,是一件艺术品,它象征着阿炳的艺术生涯。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