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美国教中文  

2013-06-17 13:50:00|  分类: 嘎嘎山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教中文 - 田玉 - 顾富国博客

      方士比亚那首诗后来也流传到学生手里,那些美国孩子兴奋得不得了。一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喜欢恶作剧,二是因为看到了平素一本正经的方教授的另一面,开始喜欢他,跟他开开玩笑了。方教授也渐渐觉得美国这种师生关系挺好,用不着总是端着师道尊严的架子,尤其是下课以后,跟学生轻松交谈,平等相待,令人心情愉悦。当然,他上课的时候还是比较严肃。他的课教得好,学生受益多,学生评定也总是很高。而且,他注意到,他与学生接触多了,并没有导致他们的评定更好。美国学生在这方面还是相当诚实的。你严格要求他们,他们并不会记恨你。你讨他们好,他们也不会在评定中额外说你好话。学习是学习,私交是私交。他们分得很清楚。

      方教授仍然是不苟言笑的人。这是他的本性,没办法改变,也许是他不想改变,不屑于去改变。变化仅仅在于,学生们更喜欢找他问问题了。这让他很高兴,课上需要完成一定的教学计划,虽然有发挥的余地,但不是很多。课下自由多了,他可以任意发挥。原来学生们很喜欢听他讲讲课外的东西,他也乐此不疲。学生们发现,方教授其实很容易接触。只要你跟他谈论他感兴趣的事情,他从来不嫌学生多占他时间。方教授也注意到,有些教师和他个性差不多,也不是爱开玩笑的人,但他们上课时常常笑声朗朗。但下课后,学生找那些教师的时候,他们并非十分友好。有时,他们甚至掩盖不住不耐烦的情绪。他了解到,那些笑声,是教师们准备好的笑话引发的。袁老师是个例外。他的本性欢乐,课上课下总是跟学生乐呵呵的。那是发自内心,自然而然的笑声。他也愿意帮助学生,只要是有益于学习,他从不厌烦。 

       方教授根据这些观察,写了篇小文章,谈论笑在教师与学生交往中意味着什么。论述结果是:甲等教师,课上课下都笑。乙等教师,课上不笑,课下笑。丙等教师课上笑,课下不笑。丁等教师,课上课下都不笑。在这方面,方教授自认为是乙等教师,而且他无意改变。这次他没有把文章群发给大家,只发给了几个有共同语言的教师,包括袁老师。他们都赞同方教授的看法,纷纷传给自己的朋友,结果还是传开了。那些经营笑话的教师们不高兴了,但方教授却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又得罪了一些人。 

       课外与学生的交往让方教授得知,他们有兴趣了解中文诗歌,而且完全有能力学会。反正学生也有文化课,他就毛遂自荐,要给学生们讲讲对联,因为对联比较简单,而且诗里也有对仗,对联也涉及音韵。教学组长很支持,就为他安排了课。

       方教授从对联的起源开始,讲其作用、场合、形式、要求、范例,还夹杂了一些乡野流传的故事和逸事,包括苏小妹三难秦少游的佳话,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而且很快就掌握了对联这种句式上平行,词义上相反的阴阳美,用方块字最易于营造的文字美,独一无二的中文美。出乎方教授意料之外的是,学生们竟然那么快就掌握了对联的规则,而且有那么大的创造力,跟他对出了精彩的下联。

      当然,教的时候,方教授还是由浅入深。他说:大,学生对:小。他说:多,学生对:少。他说:上山,学生对:下海。他说:冷水,学生对:热茶。他说:学中文,学生对:教英语。他说:白男人,学生对:黑女生。他说:不,应该说非裔美国女生。学生们大笑。这可不是方教授事先准备的,而是自然发生的。

       随后,方教授开始跟学生抻联。他先给了学生一个例子,那是他和几位教师不久前聚会时抻的联:

一只烤鸡
两个馋猫 

一只烤鸡披红袍
两个馋猫流口水 

一只烤鸡披红袍慷慨赴衙门
两个馋猫流口水悄然入厨房 

一只烤鸡披红袍慷慨赴衙门圆睁双眼
两个馋猫流口水悄然入厨房直竖四耳 

一只烤鸡披红袍慷慨赴衙门圆睁双眼怒视偷食客
两个馋猫流口水悄然入厨房直竖四耳细听女主人 

一只烤鸡披红袍慷慨赴衙门圆睁双眼怒视偷食客却无奈任凭馋猫撕咬
两个馋猫流口水悄然入厨房直竖四耳细听女主人偏有意欲将烤鸡糟蹋

       学生们喜欢极了,跃跃欲试。方教授开始跟他们抻联: 

高山 

一位学生立即说:“深谷。” 

高山有树 

另一个学生说:“深谷少石。” 

高山有树藏群鸟 

有个女生的名字含有个“兰”字,她说:“深谷少石开兰花。” 

“哇,真棒!”方教授高兴地一个劲夸赞学生,那可是由衷的笑,由衷的表扬。学生们大受鼓舞,群情激昂。 

最后,方教授给学生们一个经典下联:三光日月星,要求对上联,并解释说这个联看似简单,实际上非常难。因为有“三”,后面跟了三个发光的天体。你们要是对其它任何数字,无论是“二”,还是“四”,都难以列出三个范例,表示两个或四个东西。学生们明白了。想了好一阵,果然对不出来。方教授告诉他们:已经对出来的上联是“四诗风雅颂。”学生们说:“那不是只有三个列子吗,怎么是四诗呢?”方教授回答:“风、雅、颂是是四集诗经,雅含有大雅和小雅。这个联不仅对上了,而且意境极高。称赞诗经犹如日、月、星一样明亮,在天上闪闪发光。”

       学生们点头称是。但有一个低头沉思,嘴中嘟囔着:“嗯,我可能对出来了,四军海陆空,海包括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方教授情不自禁地拍掌连声大叫:“太棒了!太棒了!不过,还可以在音韵上改进一点,四军空陆海,结尾需要个仄声字。那就完美无缺了。” 

        另一个学生受到启发说:“我也有一个上联,九官尉校将,怎么样?”方教授感叹道:“我服你们了。我还以为对联太难,可你们这么快就学会了,还对得这么好,连这么难的下联都对上来了。我都对不上来。我真心佩服你们。” 

       方教授教对联的事传开了,其它中文系的老师也纷纷效仿。袁老师告诉方教授,他的班里有三个学生对上了“三光日月星”。一个对的是:四感闻摸看,另一个对的是:五孔耳鼻嘴。还有一个是:一神父子灵。虽然最后一个平仄不合要求,但意境高远,不输原上联,胜过其它所有对联。方教授深以为然。 

       万没想到,这次袁老师被人告了一状。有人写信给院长,说教对联本不错,但不应该涉及宗教。在美国政教分离。政府和政府资助的学校不应教授与宗教相关的东西。袁老师那样称赞 “一神父子灵”这样一个宗教意味浓厚的对联,有宣扬宗教之嫌,在政治上不恰当。 

      这次,院长生气了。他不是生袁老师的气,而是生告状者的气。借全院技术培训的机会,他对各系教师们说:“不错,我们的确不应该在本校宣扬宗教,也不应该在课堂上讨论任何与宗教有关的问题。但是,赞赏这个对联,绝不是宣扬宗教。这只是个文字游戏,高水平的文字游戏,非常有助于学习中文,了解中文的美。这位学生对得真好!我也衷心佩服。我也要表扬这位学生。还要表扬带这些学生入门的教师,方教授和袁老师。你们不仅教学生中文,还把中文的国粹展示给他们,让学生对中国文字和文化更感兴趣了。我感谢你们。”  

     事后,方教授和袁老师碰了下头,不约而同地感叹:士当为知己者死。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