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转载】作者 老晕:我的兄弟姊妹(3)-宁静沉稳的家庆哥  

2013-03-21 09:10:18|  分类: 知青之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庆哥是长我三岁的大哥,是我们孙家的长孙,也是我们圆通路大宅院孩子们的老大,颇有特殊地位,但他却是一个宁静沉稳的人,是我们心中名副其实的大哥。
       如今的大哥已做了外公,回想起自己少年时期,总是笑着说自己曾经是挨父亲骂最多的,“大仆死”(宁波人骂小孩的话)是父亲骂他的口头禅,老大挨骂是正常的,俗话说:“老大憨,老二乖,老三惯”。我是老二,一般比较乖巧,善于鉴貌辨色,相对就安全一些。
       大哥挨骂的原因,实质上来自于他自身的两大优点:一是具有多方面的爱好,二是做事学习比较专注,但凡有兴趣的事情就大胆朝前走,于是常常怠惰于父亲的家庭规范,招来了父亲的责难。
 
       大哥“与时俱进”的时尚爱好
       大哥的爱好是多方面的,在过去我国文化生活极度贫乏的年代,他代表了时代变迁的各种时尚,他总是站在时髦的前列。
       最早他是自制半导体收音机的爱好者,从矿石收音机开始,把几个神秘兮兮的小零件组装起来,用大竹竿竖起天线,偶然能听到一点似是而非的广播声音,就欢喜雀跃了。于是一发不可收拾,永不满足的向半导体元件进发,二极管、三极管、电容、电阻、磁棒、层压板、空心铆钉……,单管、两管、三四、五六管……,火烙铁、电烙铁、松香、焊锡膏……,外加各种书籍、自制收音机外壳和装饰,他节约每一分钱来投资他的电子材料储备,从一个皮鞋纸盒到两个皮鞋纸盒,再到三个、四个、六个……,床底下的材料仓库日益扩大,直到商品半导体收音机质量稳定价格低廉,业余半导体爱好也就到了头。
       后来大哥的爱好转向了乐器,我们兄妹几人都没有继承父亲的音乐爱好,但毕竟都有过用父亲乐器糊弄过的经历,尝试成为用乐器自娱自乐的人,只是缺乏毅力和长进心都放弃了,学的比较像样一点的还算是大哥,他除了二胡能拉出流畅的曲调以外,好像还认真买过几根竹笛,吹到了曲调声声入耳,我们兄妹都缺乏强烈的表现欲望,以后下乡插队就结束了。
       大哥喜爱绘画延续的时间最长,感谢当时新华书店发行的一本线描人物形象图册和一分钱一张的彩色宣传画印刷品,对图形和色彩的敏感使他爱上了绘画,临摹线描人物和水粉宣传画成了他休闲时间最大的乐趣,不久就可以画得很像摸像样,人人见了都会赞赏一番,令他绘画能力的自信心大增。
       老房子的大客厅被中华绣品厂侵占,后成为设计室和试样车间,我们乖巧的潜行期间,直接见识了更多的绣品式样和设计绘画及绣制过程,有机会零距离仰望专事设计的美术专业人员,后来轻工业学院毕业的小杨老师成为大哥的好朋友,我们在那里目染耳濡的浸润着艺术的细胞,只是我们缺少拜师学艺的习惯,最终还是止步于美术专业大门之外。
       以后大哥又有了最成功的爱好——书法。大哥本来就有很好的书法基础,字迹清秀硬朗一直被人称赞,部队转业后回到无锡,恰逢国内第一家成人教育的无锡书法专科学校开张,他立即报名成为首届学员,学习期间有诸多书法名家授课,受到了规范严格的训练,经过多年的磨砺,书法水平不断提升,目前已跨入书法家的行列,成为省书协、全国金融书协的会员。
         大哥最热衷的爱好大概是唱歌和朗诵,天生中气十足的喉咙,模仿着播音员胸腔发音的朗读,自我感觉良好,只是表现机会不多。唱歌则是伴随着卡拉OK的兴起热起来的,他是较早拥有家庭演唱设备的一拨人,自学成才的学唱男中音,感觉有点那么回事,除了坚持不懈的在家里自娱自乐,偶尔在单位联欢时一展歌喉或朗诵,必定惊艳四方,理所应当地成为最受欢迎的保留节目。
        大哥还爱好集邮、集钱币,爱摄影、玩电脑图形处理,听音乐、看电影,他跟着广播教材学过日语,他还艰难自学通过了成人高等教育的学历考试,难怪他退休以后仍然生活丰富多彩,大哥的美术特长甚至影响了他人生轨迹的发展。
 
       大哥是“口碑极好”的有福之人
        大哥宁静致远,淡泊名利,但是一辈子都有着好运相伴、名利双收,家庭、事业都经营的让人羡慕,人说“心想事成”,他可是一个“心不想事也成”的福将。
        大哥下乡插队后勤勤恳恳地在农田干活,为每天二角的工分与天地奋斗,文弱书生毕竟难以担当,既想要接受再教育的锻炼,又渴望尽快脱离大田,同组均为他同班的学习精英,然而大队有一个民办教师的机会,居然就落在了他的头上,从此再也没有回队劳动,并显露了教书育人的才情,培养了在众人面前的表达能力。
       少年都有当军人的理想,我身体强健,参军当兵的愿望强于大哥数倍,下乡后第一年应征就离当兵的理想仅一步之遥,而且是甲等合格的潜水兵,结果就在穿军装的前一晚被告知,军委政策规定知青一年之内不能当兵。两年后家庆哥却奇迹般地当兵参了军,可能与他的教师经历和绘画特长有关,他光荣地穿着新军装离开了,我在漫天大雪中拖着他灰色油漆的大木箱在大堤上行走回康庄,乡亲们以为来了电影放映队,呵呵。
       大哥最先来到苏州吴江的机枪连,因为是当过教师的知青,他作为新兵代表发了言,还没有受够枯燥的新兵列队训练,刚摸过几次机枪,他就凭绘画特长调到了电影放映组。他热爱电影放映工作中,把自己的书画特长发挥到了极致,绘制高质量的幻灯片、文字和朗读能力恰到好处,受到一致好评,一个文职士兵在和平时期,他竟奇迹般地立过几次三等功,部队珍惜踏实肯干的有用人才,终于在大哥已经超龄的状况下,被破格提拔为电影组长,跨进了来之不易的干部行列,他自己却毫不在意,征求父亲意见后才决定留守部队。
后来随着部队的调防变动,他从江南的吴江到了滨海独立师师部,又随着师部的变换到过泰州、宿迁,再到南京的省军区担任组织科长,后卫照顾家人又来到家乡的县人武部,最后在无锡军分区以中校军衔转业。
        他的幸福家庭也没有让他多费心,只是父亲巧遇昔日同事偶然谈起,于是大哥从部队请假赶回,相亲见面一见钟情,迅速谈婚论嫁,接下来营造温馨小屋,操办简洁大方的婚礼等,他都处在袖手旁观的位置。不久爱情的结晶来到人世,他仍任部队服役完成当兵天大的事,生育、哺乳、幼托,上最好的侨谊幼儿园、锡师附小、无锡一中,等到女儿长大成才,他才从部队转业回家,当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现成父亲。
        中国人最重要的大事是住房,他也没有花费过多的精力财力,却都成为当时人们羡慕的对象。三十年前的婚房虽然狭小简陋,已经令人羡慕;来到人武部后第一次住进了套房,同样令人羡慕;后来军分区的套房更是又高又大,更是令人羡慕;他在人民银行享受了最后的福利分房,两个小套合并的大面积住房,还是令人羡慕;如今小区邻近大运河蠡桥段漂亮的景观带,随时可以散步游园,终究令人羡慕。
       作为兄弟,我真的知道大哥是不想当官的人,不管是“心不想事也成”,还是水到渠成,他的官运也是抵挡不住的,他堂堂副团级干部转业,到地方只能降级使用,做个冷门科室的副科长而已,他又展示了特有的当官风格,成为上级和下属都能悦纳的干部。不久,他又一次破格当上了正科长,接着几乎以全票当选了金融系统工会主任,成为银行领导班子和党委成员,再后来成立银监局,他又在接近退休的年龄毫无争议的当上了副局长,这着实是少见的现象。
       大哥当官还真不把自己当官看,在单位里和颜悦色从来不端半丁点架子,还争着干一些自己擅长的份外事,他是工会主任还长期负责人民银行的橱窗宣传,工会活动还亲自摄影。配给他的专车利用率很低,很多年他都是自行车上班,后来有车接送,他还顺路把一位老科长捎带一起上下班。业余时间他从来不动用公车,出门都是自行车加公交车,我们亲属也沾不了光,等他退休了我们才知道,他也是有在指定饭店签单吃饭权力的,可是我们从来没有享受过。
       惟有一次我沾了大哥公务车的光,那是大哥和我一起去市人民大会堂看家乐弟剧团的演出,考虑到晚上交通不太方便,大哥就约驾驶员一起前往看戏,然后由司机接送,但是回到家被大嫂一通严肃的批评,原来大哥的清廉是与大嫂有关的。
       大哥的口碑不仅在单位,也延续到了家庭,大嫂的父亲是无锡知名的文化教育人士,又是儿女子孙满堂的福人,但他却偏偏慧眼识人,他的经济都托付给大哥这个女婿管理,当然大哥也不负众望,圆满完成任务。
 
       我与大哥的兄弟情深
       老二“乖巧”在我身上体现得很充分,实质上就是性格上不适合当老大,缺乏独当一面的气概,从小缺乏自信和主心骨,虽然我在年轻时的绰号是“老板”,性格上依赖的我中总需要一点依托,适合担当“绿叶”的陪衬作用,大哥虽然不够强大,却足够成为我精神和行动的支撑。
       从读书开始我就一直尾随着大哥,小学是在白水荡小学,老师们都知道我是大哥的弟弟,中学就读无锡二中,我考入初中的同时他升入高中,我永远被笼罩在比大哥低三个年级的影子中,亦步亦趋的跟随者大哥前行。文革开始我就随着大哥参加了他们高中生组成的战斗队,大串联我也随着他去北京、武汉和上海。
       上山下乡的开始,我也进入青春朦胧的叛逆期,潜在渴望独立的意识被唤醒,于是就与同班同学组成了知青组,并且第一次成功的占了上风,我们组是全校最早迁定户口的,我们成了全校第一知青组,大哥的组则名列第二,原来我们可以一起来到全国著名的康庄大队,结果由于某种人为的因素,大哥他们分到了较为偏远的新建大队,我和大哥之间有了地理上相距25里路程的阻隔,但是我仍然在大哥关注的视野中,一直受到他生活上的照顾,当然更重要的他是我心理上的港湾。
       没有料到的是,我俩第一年的劳动收入也超过了大哥,我们康庄的劳动日单价是一元左右,新建是二角左右,我一年的工分结算扣除口粮柴草得到现金48元,大哥几乎分文全无,回家后我和大哥分享我的劳动所得,依靠每人24元钱很富裕到上海转了一圈,大哥购买他喜爱的书籍模型之类差不多用完,我则还有较大的结余。
       我描述此事的原因,是后来我做了一件很不够兄弟情谊的事情:几年后大哥当兵走了,我也工农兵学员到了南京,虽然师范学院免费读书贴饭钱,毕竟大城市学美术买书买材料开销明显增大,家里每月几元钱的补贴日渐捉襟见肘,买一个四分钱的油球也需考虑再三,有时为了节省几分钱的公交费靠双腿步行,大哥偶然来南京出差,来到山西路小饮食店,请客吃碗馄饨加赤豆元宵羹,就觉得无限的奢侈。
       人们常说人穷志短,我说出了一句让我永远后悔的话,希望大哥把借我的钱还我一些。大哥愣了一下,临走只留了几块钱,把口袋里的钱悉数掏给我了,说当兵平时不花钱,以后只要来南京,他都会把他每月的几元钱津贴积聚的钱给我,几年下来数额远远超过了我原来的付出。
       我最感激大哥的还不是经济的支持,而是让我的虚荣得到了很大满足。文革时最时髦的服饰是军装,而真正的正版军服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稀罕物。为了满足穿军装的念头,上海当海军的三表哥回家探亲,我和大哥专门借了他的灰色呢军大衣去湖光照相馆拍照留念;二表哥在上海当警察,为了能说服舅妈帮我要一件军装,费尽了我最大的公关能力,舅妈一口答应然而就是不带给我。毕竟是自己亲大哥,到部队刚发了第三套军装,他就毫不犹豫地给我带回来一套,那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描述,记得时值夏天,为了显摆那件珍贵的军装,与邻家小泓专程外出逛街,大热天就把外衣搭在手臂上,还故意把里面标志正版的军人血型图章翻在外侧。
       大哥刚到部队,就给我捎来当时最时髦的海魂衫,八元钱一件买好两件寄给我,让我在知青组风光了好一阵。一直到我参加了工作,大哥还一如既往地资助我的“虚荣”,开始把半导体收音机带给我听,后来又把自己时髦的人造革拎包借给我,几元钱帮我买了一件报废的棉军大衣,还有一双圆口的布鞋,我经常穿着到处闲逛,挺引人注目。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我大学毕业的1974年,我来到泰州五七学校实习,当时大哥正在泰州的独立师部工作,他特地借来了海鸥相机带我们实习组同学去泰州公园拍照留念,当时照相机极其稀罕,尤其是在苏北的小城市,我们所到之处都有一群人跟随着,像当时的人们见到外国客人一样的看稀罕。
        我是到大哥家里次数最多的,我在大哥家里行动最随意、心情最轻松、话题最有益,有时还成为我的庇护所,每次回家探亲无所事事,面对父亲的严厉和追问,我很少出门在家里又拘束无聊,大哥经常出面让父亲同意到他家住宿,让我度过了一些自由的夜晚。
我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大哥的爱好与我相仿,他最擅长的书画爱好属于我的美术专业,可以提供更多的信息和观点,他也经常把关注的书画动态传达给我。他的摄影作品我是第一个观众,能够提出最中肯而有道理的赞扬和建议。我的两本书完稿以后,他是我的第一读者,并帮助我校对和审阅,成为我后记表示感谢的重点人士。
       还有儿时的一件趣事最近被大哥提起,那时我们俩各自做了一把仿真的玩具火药枪,他突然被自己所理解的枪支原理所激动,于是利用一把玩具长枪的枪管和枪把,后面与火药枪的击发装置结合,铁枪管里放满火药(火柴头或发令纸火药),枪管末端是一个钻有小洞的子弹壳,枪口密封一粒木质子弹头,后面击发火药子,引发枪管内的火药,子弹飞出枪口。我俩在弄堂内试枪,扣动扳机只听轰然一声,子弹头飞出了七八米远,由于动静太大后来就不了了之。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如果家庭工艺制作金工设备再好一些,材料再完备一些,说不定精益求精弄出个私造枪支的罪过来呢?!
       我与大哥间有太多的趣事、琐事,我们已到花甲之年,零零碎碎的记忆,虽然没有完整的细节,但足够勾起我们共同的美好回忆,并希望大哥能与我共同完善这一段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