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知青时代的春运(下)  

2013-02-08 09:39:34|  分类: 知青之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情也是在春节后田玉回到苏北才知道。张同学一个人留在苏北过革命化的春节是因为他“评上”了盐城地区学毛选积极分子,留下来是为了参加“盐城地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这“学毛选积极分子”同样是没有经过推选,也没有正式通知大队各位知青,也是悄悄地进行的。这样他不但收获了荣誉,还拿到了生活补助,这补助费差不多够那只大雁的钱了。而且“积代会”结束后不久,他也回到无锡探亲了。一石三鸟,什么事都没有耽误。这件事不仅让我刮目相看,而使我哑口无言。后来我问他姐姐“大雁好不好吃?”回答是:肉非常硬,烧不烂,不好吃。这是一段废话,请各位见谅。

       不过张姓姐弟没有等一九六九年过完,就迁离了响水。至于为什么要迁离响水?将在后文讲述,这里暂时搁笔。

     去四队没有收获,但是家还是要回的,怎么办呢?这时田玉的同组同学名字中有彤的同学突然收到一封电报,内容是“母病重,速回”。当时的通讯不发达,电报要3分钱一个字,一封电报要将近一斤肉钱,只有十分火急的事才发电报。田玉与彤很好,与其母亲也熟,她有严重的哮喘病,彤是她唯一的儿子。田玉私下里问彤,“是不是伯母又发病了?”彤回答我说,“母亲想他回去。”有了电报,事情要好办了点,但也麻烦,大队还要医院证明。后来大家商量决定,就用生产队的公章,反正一个证明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并且为了不造成不良影响,回锡之事不对外宣传,一切都秘密进行。于是大家分别准备。在参加了一月二十三日公社会议以后,经过一天准备,做了一些干粮,主要是面衣饼,二十五日一早七点钟不到大家就带了一些花生等年货就离开了生产队,踏上了回家的路。

【原创】知青时代的春运(下) - 田玉 - 顾富国博客

 

    从地图上看,从(1)知青点出发,全是土路,到(2)公社驻地大有镇有8、9公里路,大约需要2小时。从大有到滨海县城(3)东坎的汽车一天只有两班,上下午各一班。上午9点多钟的一班到了滨海,马上再转车到(4)通榆,才能赶上下午通榆到高港的轮船。而下午那班车到了滨海就赶不上通榆的轮船,而轮船一天只有一班,又要耽误一天行程。因此一定要赶上上午那趟车。由于行李少,当时年纪也轻,四九天浑身走得汗流浃背,终于不到9点就到了大有镇。要命的是汽车站虽然属于大有镇,但实际上车站是在中山河对岸的滨海县六集乡,河上没有桥,要乘车还需摆渡,小船摇摇要半个小时,当然不是免费的,记得是每人5分。

大有汽车站真小,当时只两间屋,一间候车室,一间卖票兼宿舍,只有一个售票员兼站长,根本没有想着来检查行李。还算好,等待汽车的人不多,不一会儿我们就全部搭上了去滨海的汽车。这里到东坎大约30公里,汽车要开一个多小时。到了东坎汽车站,还要换乘到通榆的汽车,因为通榆到东坎的船闸尚未建成,到高港的轮船起点设在通榆。闲话少说,看行李的看行李,去买票的买票,分工合作终于又顺利买到最近去通榆的汽车票。东坎是个大站,检查人员很多,只是我们把行李放在外面,他们一般是不会检查的。

一番下来肚子饿了,吃了一些点心,又匆匆忙忙上了去通榆的汽车,东坎到通榆只有10公里路,很快就到了,幸亏通榆是个小镇,汽车站到轮船码头不远,大家终于消消停停地在候船室里休息了。人在休息,眼睛还要瞄着胳膊上有红袖套的检查员,生怕他们把我们当投机倒把抓出来。还算好,一则我们的东西少,不在他们眼里;再则看得出我们是知青,知道是回家过年的,也不来多事。这样我们就登上了通榆到高港的航班。通榆到高港大约有180公里,轮船差不多要开一天一夜,反正轮船上有吃有喝,随便它慢慢开吧。因为这种小轮船是不能在长江里开的,所以到了高港还要换乘长江轮船。从小轮船上下船到长江轮船的候船室,足有几百米路程,为了买到船票,大家又来了一次负重赛跑。又是老天帮忙,顺利地买到了到江阴的船票,接下来又是等待。高港是长江与内河交汇的枢纽码头,太大了,事情也忙,没有什么检查员来查我们的行李,因此我们又放心了不少。

     傍晚,长江轮船终于到了,有三四层楼那么高。我们乘坐的长江轮船是《东方红4号》号,天天从上海到武汉往返。长江轮船并不直达江阴的,中间还有停靠的码头。因为码头小,轮船无法靠上去。而是长江轮船先兜一个圈,从原来顺水下行,变成逆水上行,这样可以减慢速度,然后码头上的小船慢慢靠上去,带好缆绳后,人再一个个顺着软梯下船或者上船,结束后,解开缆绳,各奔东西。周围是浪花四溅,那场景真是惊心动魄。

      下面就比较简单了,凌晨到了江阴港,下来就是候船室,等待天亮后头班轮船开往无锡就是了。

       一路上有惊无险,不但没有人检查行李,甚至连证明都没有要看,看来我们是多虑了。

      回家后,我问母亲,是不是彤的母亲病了?回答说:“没有病。这是为了让你们有一个回家探亲的理由而设的计”。呜呼,世上只有妈妈好,还是母亲最伟大。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