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原创】小将浮沉记——无锡文革杂忆(9)  

2011-06-28 19:55:19|  分类: 小将浮沉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照会”,静坐,绝食(上)

                对于在《红无锡报》社的静坐绝食抗议行动,匡建中在回忆录中已有详尽的描述(参见《一个红卫兵的回忆》之1112)但是,田玉要补充和澄清几个事实。首先说明的是匡建中在动员七五造反团成员去《红无锡报》社静坐时,谈到去静坐示威的原因时,只谈了《红无锡报》批判626大字报的事由,只字未提是针对军管会取缔主力军,隐瞒了静坐示威的真实目的,蒙骗了绝大多数七五造反团的成员,对于忠心耿耿跟着匡建中走的同学来说,真是让人感到心寒。不过也难怪匡建中,因为如果是为了主力军的平反而去《红无锡报》社静坐示威,与无锡市军管会作对,七五造反团的成员不一定有多少人响应,很有可能此举难以成行,所以匡建中对大家隐瞒了真相。

其次“回忆录”中谈到“派人送给《红无锡报》社的信件”,那不是一般的信件,而是以国家之间外交时表示抗议时用的“照会”,以七五造反团照会《红无锡报》社的形式送给《红无锡报》社,其口吻是最后通牒式的。

第三,匡建中在“回忆录”中说,原来中心组决定分早、中、晚三班轮流到《红无锡报》社门口静坐示威。其实根本没有执行,由于组织混乱,实际参加静坐示威的人数并不多,不可能组成三班来轮换,而是一班到底。如果真要说三班轮流,那恐怕只能是七五中心组成员分班带队。但试想静坐绝食分了三班轮流到岗,再轮流回家吃饭,那还叫静坐绝食吗?

第四,由“照会”升级为静坐,再由静坐升级为绝食,这是一个重大的行动步骤。匡建中在“回忆录”中写道:“为了加大对《红无锡报》的压力,无锡师范的一些参加静坐示威的同学提出绝食的建议,这个建议得到了许多其他学校的同学的响应。我当时一开始比较犹豫,因为绝食不比静坐示威,是有可能引起同学的伤亡的。我召集临时指挥部的成员开会讨论,是否把静坐示威变成绝食示威。经大家讨论,绝大多数人认为,应该顺应同学们的要求,把静坐示威转变为绝食示威”。他化了很多笔墨讲了决策的演变过程,总的说来是其他学校的红卫兵提出的建议,是顺应同学们的要求,是临时指挥部成员开会讨论的一致意见,好像根本没有匡建中什么事,他还“比较犹豫”,他是非常关心同学们的健康的,其实不然,这是他在推卸责任,这又一次让七五造反团成员感到了寒心,大家吃辛吃苦跟了匡建中去捍卫 革命 路线,弄到最后还是其他学校的红卫兵头头作的主,还是同学们自己在自讨苦吃。

其实只要不是脑残的人都知道,七五造反团的红卫兵不可能服从外校红卫兵头头的指挥,也不可能知道外校红卫兵头头有这种绝食的建议,更不可能是静坐的同学们自己提出要求绝食,自己要饿自己的肚子,那真是傻子了,他们只会服从本造反团中心组的领导,也即是匡建中的领导。事实是:这一次对《红无锡报》行动是匡建中早就策划好的,先照会,后静坐,再绝食,最后绝水,一环套一环,一环连一环,一定要逼《红无锡报》认错检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自己还作好了被抓去坐牢的准备,还在七五造反团中心组中物色好接班人。

按照既定的步骤先发了“照会”,但《红无锡报》根本不为所动。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发批判626的文章决不是《红无锡报》社自己能够决定的,它代表的是军管会的态度,要道歉检查也要由军管会同意,而军管会是这么容易改变态度的吗?在这种情况下匡建中骑虎难下,只能根据步骤从“照会”升级,组织人员进行静坐示威。不料《红无锡报》继续不为所动,仍不检查。在这种情况下匡建中只能孤注一掷,由静坐变为绝食。这时参加静坐的同学们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更没有物质准备。这下轮到静坐示威的同学骑虎难下了:走不能走,一走就成了叛徒;不走好像又不太情愿,只能仓促上阵。当时就有同学反映:怎么说变就变,也不和大家商量商量;也有同学抱怨头头的领导水平太差,讲好是静坐的,怎么一下子从静坐升级为绝食,变化这么大人家怎么接受?也有人反对绝食,后来就悄悄地溜了,因为大家都清楚这件事情的背后是谁。为什么匡建中不能接受反对绝食的意见,而只接受绝食的意见,其目的十分清楚。至于后来绝食没有加上绝水,并不是因为匡建中坚持不同意,而是当时参加绝食的同学已经有了晕倒现象,解放军军医已经开始抢救了,如果再加上绝水,肯定要出大事故,匡建中也不敢坚持了。大家可以想像匡建中这样的校军体委员铜浇铁铸般的身体都吃不消了,更何况是身体一般的同学了。当时匡建中的头脑已经发热,只要压《红无锡报》社认错,进而达到为“主力军”平反的目的,找回造反派的威风,而决不会考虑其他后果了。退一步讲即使是外校的红卫兵头头提出了建议,最后决定权还是在匡建中手中。更何况自从671月夺了学校的权之后,七五中心组成员早就唯匡建中的马头是瞻,匡建中说啥就是啥,不可能有不同意见,而且饿的又不是他们的肚皮。再看匡建中在“回忆录”中是如何写的:“有人曾提出绝水,我坚决反对,因为这风险太大了。”你看他一坚决反对,“绝水”就不进行了,这一方面说明他在七五造反团中一言九鼎说话是算话的;另一方面说明他还是很想绝食的,否则只要他坚决反对,绝食也就不可能进行了。

“回忆录”是匡建中在去年写的,怎么从这里看不到原来那个敢想敢作敢为敢当一身正气的匡建中了,反而看出了有了一点推托,有了一点扭抳,还有了一点争功诿过,不知是匡建中向“主力军”学习的结果呢?还是五年牢狱之灾的收获?还是两者兼而有之。这里要告诉匡建中的是:不管你怎么写,这个责任肯定是要由你来负的。不但如此,静坐绝食行动中那些掀倒铅字排、倾倒铜字模、破坏卷筒纸、毁坏印刷机等等致使《红无锡报》不能按时出版的责任同样也要由你承担。为什么?因为你是这次行动的发起人、组织者和参与者,最后的决定权在你手中,你要对这次行动负全责。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80)|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