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转发】 匡建中 著 一个红卫兵的回忆(18)  

2011-04-08 05:38:00|  分类: 匡建中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文革后期之二(19697月初——19757月初)

我因为到徐州之事,从19697月初开始被关押审查,被整整关押了6年。在这6年间,开始14个月是被关押在“工人纠察队”。在此期间,接受过专案组的审查,接受过一起流落在徐州的部分主力军人员的批判,挨饿和被蚊子叮咬是家常便饭,但没有挨过打。19709月初,我在“工人纠察队”的关押所被宣布拘留审查。

【转发】  匡建中 著       一个红卫兵的回忆(18) - 田玉 - 三乐斋博客

                                  作者在合肥火车站

 1970年初,我作为“516”分子被押送到无锡市二中批斗了一次。这是我自从19685月离开无锡后第一次回到母校。虽然我被人按住头在母校接受批斗,但我当时还感到有点兴奋,毕竟能活着回到母校,感受一下当年自己的求学环境(田玉注:这时他的部下和对立面大多已经到苏北务农去了,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些没有关系的学弟学妹和为其惋惜的老师)。19705月,在当时大规模的批斗“516”分子的风潮中,审查我的人扬言:“如果你匡建中不是516分子,无锡就没有516分子了!”我在狱中经受了专案组和狱警的打骂,要我承认是“516”分子。我当时从未承认自己是“516”分子,更没有揭发别人是“516”分子。这是一来我继承了二中的实事求是的校风;二来是如果我违心承认了我是“516”分子,就会连累我领导下的二中“七五造反团”的全体成员,这是我最不愿干的事。在此事上,我愿以死捍卫真实情况。我从审查组的提审中感到,当时清查“516”运动的规模是越来越大。我感到这是如同当年苏联的“肃反”一样,不仅仅是观点不同的问题,而是用“莫须有”的方法制造“反革命集团”了。与其坐着等死,不如拼死一搏。我要去北京告状!

 我利用当年我在“二中”体操队锻炼出来的身手,运用我在“二中”学到的物理电气知识,翻上看守所的屋顶,钻出了电网,跳出了监狱的围墙,一直跑到离开看守所200米以外的地方。但是由于越狱的路线没有选择好,我被抓了回去,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拳打脚踢,被钉上数十斤重的脚镣达一个多月。我这次越狱是该看守所建所以来史无前例的,负责警卫看守的市军分区某连队当年的“四好连队”也因此泡汤了。我被抓回来后,该连队的指导员来审问我,问我为什么要越狱?我当时回答他说:“我是一个红卫兵,共青团员,无锡市革命委员会委员。现在既没有开除我共青团团藉,也没有撤销我无锡市革命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为什么用对待敌人的手段对待我?我要到北京向毛主席申诉!”他当时听了我的讲话很吃惊,只说了一句:“你如果说谎,揍死你!”就离开了。以后,该连队的指导员再也没有来审过我,这个看守所值勤的解放军战士并没有因为我的越狱而打过我,反而对我比以前客气多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63)|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