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转发】 匡建中 著 一个红卫兵的回忆(17)  

2011-04-05 15:05:35|  分类: 匡建中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玉按:匡建中先生审阅了《三乐斋》发表的“回忆录”之后,再一次对原稿进行了修改,自本期开始是经匡先生再次修改后的“回忆录”。修改处用黄色表示,以示与原稿的区别。

九、文革后期之一(19681月底-19697月初)

 我于19681月底回无锡后,就作为我们一派中学生的代表,参加了无锡大联合委员会的组建和无锡市革命委员会的筹建,最后担任了无锡市革命委员会的委员。在当时的市革命委员会中,大家都知道我是二中的中学生。与此同时,我还担任了“无锡市学校革命大联合委员会”委员,参加了促进全市各个学校学生和教师大联合的各种活动。19681月底到19685月近4个月的时间内,是无锡市相对来说比较平静的阶段。这个期间,虽然军管会的工作人员有一定的偏向,但各派人员和军管会,还是比较遵守在北京达成的协议,促成了无锡各级革命委员会的建立,使无锡的生产活动和社会治安逐步正常起来。

  但是,好景不长。19685月前后,无锡开始了“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由于当时我所在一派的工人队伍中的成员,多数处在社会的底层,多数人的文化水平低,干的是工厂中最苦的活;少数有一定文化水平的人中间,与原领导关系差的多,还有一些人因打架、男女关系、经济问题受过一定的处分。这些情况经过对方一派的渲染,就变成了“主力军中牛鬼蛇神多”的结论。“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一开始,在无锡市军管会的一些人的默许下,原无锡主力军的基层群众,就成了“清理阶级队伍”的主要打击对象,许多人被打、被抓。大联合的协议,就这样被以一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撕毁了。

  当时在无锡各学校中,我所在的那一派的学生,一开始并没有直接受到冲击,因为从理论上无法说我们这些红卫兵也是牛鬼蛇神。但是,我认为:我既然是我所在的那一派推选出来的革命委员会委员,我就应该为他们的基本生存权利负责。我参加了讨论武力反抗的活动,然而,当时的形势已经不允许武力反抗了,我决定采用向上级申诉的办法来帮助主力军的兄长们。当我把这种想法告诉二中“七五造反团”的中心组成员后,他们也赞成我的观点。由于当时在无锡整理申诉材料很危险,于是我就带了几个二中“七五造反团”的同学和搜集到的一部分材料,离开无锡到了徐州,与已经跑到徐州躲避打、抓的一部分无锡主力军会合。从此以后,我的活动就与二中的同学分开了。

【转发】  匡建中 著       一个红卫兵的回忆(17) - 田玉 - 三乐斋博客

                                   本文作者参观刘少奇故居

  我所带出去的几个二中“七五造反团”的同学,成了在徐州的无锡主力军的材料组的主要成员。从19685月下旬,到19697月初,我与因躲避“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而跑到徐州、济南、浙江的无锡主力军一起流浪了一年多。此期间,多次到江苏省革命委员会、中共中央办公厅接待站、国务院办公厅接待站反映无锡许多工人被打被抓被关押的情况,还相应作了一些公开的宣传活动。我们这些活动,引起了江苏省革命委员会和国务院的注意,多次下指示要求无锡市注意政策。我感到,我当时去徐州整理材料,到南京和北京上访,从客观上抑制了当时无锡一些人对无锡主力军成员的打、抓、关押的暴行,为一部分无锡人免遭荼毒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也使一部分无锡人少犯了许多错误。后来有人说:“匡建中你要是不去徐州,你的前途就会好得多,你就是去徐州去坏的。”但是,我却从不后悔。我感到如果我当时不这样做,虽然经济上我会比现在好过,但我的良心上会一辈子不安的。我作为一个被本派群众推选上去当市革委委员的人,为他们争取基本的生存权利,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