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日志

 
 

【转发】 匡建中著 一个红卫兵的回忆(15)  

2011-03-31 06:27:04|  分类: 匡建中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我和二中“七五造反团”在“红无锡报事件”中的表现,赢得了当时主力军(工人群众组织)和626兵团(当时无锡唯一高校的学生红卫兵组织)的信任,我作为中学红卫兵的代表,参与了当时称之谓“无锡六派”的核心领导层的一系列会议。当时之所以撤出无锡,主要是因为在我们的核心领导层都认为:我们与“九二”之间的矛盾,说到底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对方来打你,你只能用民间打架一样的手段来对付,来自卫,而不能用能致人于死地的手段。我记得当时我们的核心领导层曾经提出一个口号:文攻武守。之所以提“文攻”,是因为我们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完全可以在宣传上采取进攻的姿态,争取对方的群众;之所以提“武守”,是因为若对方用武力打过来,自己用宣传的办法是无法抵挡的,不用武力守卫,是要被对方冲垮的。当时想到的“武守”,也不过是用随手可得的民用材料进行抵挡。但是当双方的武斗升级到出现死人,变成你死我活的争斗时,我们的核心领导层认为不能再坚持下去了。但又不能认输,无锡的军管会不出面制止武斗,就只能将本派人员中的积极分子撤往南京,请江苏省军管会出面来制止这个武斗了。由于当时撤退得比较仓促,我所处的那一派群众组织中还有一部分撤往了上海,这部分人完全是为了避免在武斗中受伤害。二中“七五造反团”也有部分成员撤到了上海。

在无锡我所处的那一派群众组织的积极分子的多数撤出无锡以后,还有一些积极分子留在无锡,这些人中有许多人惨遭殴打、杀害。事后得知被杀害的有50人以上,远远超过在无锡武斗现场中被打死的人数。由于二中“七五造反团”以前在处理与不同意见同学时的纠纷时比较温和,因此留在无锡的二中“七五造反团”同学被殴打的很少,更没有被打死的。在无锡市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无锡市二中没有死过一个人。说到这里,我还要说一个情况:二中“七五造反团”中心组成员高一同学黄某,他有个哥哥是当时“九二革命串联会”市一级的领导成员,他与我们的观点虽然不同,但因为弟弟的原因(也可能有其他原因),对我们二中“七五造反团”比较友好,据说有几个二中七五造反团的成员被“九二”抓了以后,黄某通过哥哥打招呼,就放了出来。此事我也没有专门去核实过。若有此事,我真的很感谢他。

         南京紫金山(照片来源于网络)

【转发】  匡建中著       一个红卫兵的回忆(15) - 田玉 - 三乐斋博客

 

自从196773日撤离无锡后,我就带了二中“七五造反团”的部分成员先后去了南京、镇江等地。当时我在称之为“无锡市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总指挥部”的无锡“六派”的核心领导层中任副总指挥,负责干部审查和情报工作。19678月初,为解决住在南京的几千名无锡主力军的吃饭问题,我带了一个营的无锡红卫兵(约近600人)去南京江北的大厂镇,帮助南京“好派”守卫大厂镇的工厂。作为交换,南京“好派”负责给住在南京等待省军管会解决问题的无锡主力军供应粮食和副食品。当时二中七五造反团有30多人参加了这个红卫兵营,编为一个排。在江北大厂镇期间,没有发生过武斗,无锡的红卫兵没有任何伤亡。我到江北大厂镇半个月左右,在南京的无锡主力军就和南京军事学院的一部分学员抢了南京军事学院仓库里的枪,并将大队人马转移到了镇江。这样,我们就没有必要为了在南京的无锡主力军的吃饭问题而守在江北大厂镇了。因此主力军大队人马转移到镇江不久,就派船来将我们从大厂镇接回镇江。我记得当时大厂镇的南京“好派”不让我们离开,想继续协助他们守大厂镇的工厂,但当时我坚持了撤离的决定,把无锡的红卫兵(包括跟我一起去江北的二中“七五造反团”的成员)全部撤到镇江。

 

(未完待续)

田玉注:“文攻武卫”是当时文化大革命的旗手提出来的,这个口号一出,武斗立马席卷全国。

  评论这张
 
阅读(528)|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