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欢迎你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时间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50)

2017-5-26 8:27:10 阅读3 评论0 262017/05 May26

荣军先生中风后的日子简单而难熬,疾病把他束缚在床上,使他只有感叹命运的份儿。幸好他所在单位非常关心他,为他聘用了专职护理员,这是一位从上海到安徽插队落户的女知青,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荣先生十四年的卧床生活也算是衣食无忧。令人奇怪的是,她不仅照顾了荣先生的生活,后来还嫁给了荣先生,成为荣先生的第二任妻子。个中的原因,田玉不想猜测,只是如实反映。

但是长年的卧床生活夺去了荣先生的健康,沉重的心理负担加速了病情的恶化,到了2010年1月5日终于熬不下去了。弥留之际,他盼望着能与亲人们再见上一面,而亲人们都远在无锡、苏州。呵!来了,亲人们来了!无锡的年已古稀的大哥来了,无锡的妹妹妹婿来了、外甥也来了,南京、苏州的妹妹也来了,能来的亲人都来了。不过你那唯一的儿子是不会来了,也不可能来了,你只能带着无限的遗憾离开了人世,这又能责怪谁呢?你的儿子虽然没有来送你人生的最后一程,但他依然是你的儿子,永远是你的儿子,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而且你的儿子也已经当上了父亲,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相信他对“父亲”一词的理解会更深。

写本文时田玉十分矛盾,夫妻双方都有同学的关系,田玉本意并没有褒贬某人的想法,只是如实叙述了事情的经过。结果是一方说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另一方也说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把双方的意见结合起来,是不是就全面了?他们就不会离婚了?田玉也清楚,婚姻不像算术题1+1=2那么简单。在当今社会婚姻自由就是包含着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两个内容,更不可能有对女子有“三从四德”、“从一而终”的要求。古人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田玉认为夫妻用不着“大难临头”才“各自飞”,只要认为不合适了,就能“一拍两散,劳燕分飞”。

作者  | 2017-5-26 8:27:10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9)

2017-5-25 8:55:26 阅读51 评论24 252017/05 May25

前文说到荣军在下海的浪潮中,被商海的浪涛淹得不轻。田玉又想起了荣军的另外一句教诲,“是要识大局,随大流”,他自己倒是紧跟了下海的潮流,却忽略了另外一个潮流,那就是随着改革开放而来的读书潮。花开两朵,各表一朵。1977年中央恢复高考以后,原无锡市二中毕业的同学们,不管是哪一届的不管是初中的还是高中的,都纷纷走进高考考场,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把一些应届毕业生远远地扔在了后面,展示了二中毕业生雄厚扎实的文化基础知识。即便是已经进入企事业单位的同学,也不顾年纪大、记忆力差,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重等等困难,考上了各种类型的业余高校,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就拿我们知青组来说,一个考上了全日制大专院校,两人上了函授本科,参加刊大和自学考试各一人,仅一人未进一步学习,提高学历水平。从全班来看,43名同学中只有一名被“推荐”成了工农兵大学生,而在1977—78两年高考中考入全日制高校的有9人,经过“五大”学习提高了学历的有12人。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一方面下海潮为不少民众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做到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这先富起来的部分人中间,有些是通过不正当的渠道获得了第一桶金,而且也不是每个下海的人都有这种幸运。而提高了学历文化程度的原下乡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在“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干部队伍“四化”的浪潮中,把原来已经在企事业单位中崭露头角的、1969——1972届毕业的初中生远远甩在了后面,成为企事业单位里的中坚力量。据田玉不完全统计,我们同班同学中有正处级干部二名,副处级干部二名,科级干部十名,还有两位同学自己创业,当上了老板,成为同学们中

作者  | 2017-5-25 8:55:26 | 阅读(51) |评论(24)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8)

2017-5-24 14:15:50 阅读70 评论49 242017/05 May24

上节的内容枯燥而乏味,需要说明的是仅仅是个人的看法,一家之言仅供参考。不过,田玉分析的是一般情况,任何事物都有一般性与特殊性,千万不要拿“文盲男几十年照顾病妻不离不弃”、“研究生高科技杀妻终破案”等等特例来与我争辩,如果这样就无法研究问题了。

言归正传。再说荣军进了人民医院之后,顿时神气不少,他感觉到了工人阶级作为领导阶级的威严。那时候不管你是“一把刀”、还是“听诊器”,只要你是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或者解放前与日本鬼子或国民党有些牵连的历史,那么对不起了,一律进牛棚思想改造,好一点的才能出来清扫厕所,打扫卫生。只许你们规规矩矩,不许你们乱说乱动,否则,无产阶级的铁拳一定把你们砸个稀巴烂。

说来也巧,田玉离开那家医院不远,于是每天晚上九点便从医院的水塔上传来了熄灯的军号声,那是荣军吹响的军号。不是全国都要学习解放军吗?于是医院也实行了军事化管理,用军号作为病房的熄灯信号,这是荣军的一个创举,也是工人阶级登上上层建筑的一个标记。后来听说(田玉已下乡)晚上九点在水塔上吹军号,影响夜班工人休息,涉嫌扰民,经群众投诉后被禁止了(田玉佩服投诉之人,胆子真大,竟敢对工宣队提意见)。

1969年10月荣军亲赴响水县帮助班花迁到安徽滁县后,不久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新婚之后的两地分居,确实使荣军饥渴难耐。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不是调查报告,也不是纪检监察部门的案件卷宗,因此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经过取舍,选择主要材料来奉献给读者。看起来好像“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有的忽略了前因后果,有的甚至有故意隐瞒事实的嫌疑。实际上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只是从旁人看来就是那么一回事。如有不当之处,敬请谅解。

作者  | 2017-5-24 14:15:50 | 阅读(70) |评论(49)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7)

2017-5-24 8:11:21 阅读74 评论51 242017/05 May24

说实在的,命运对德先生还是非常眷顾的。当毛主席发出全国学习解放军的号召时,他正在当兵;后来毛主席又发出了“工人阶级必须占领上层建筑”时,他又成了工人阶级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成员。在部队里又早早入了党,家庭出身又是工人,正所谓的根正苗红。当时女生选择结婚对像有二句顺口溜,叫做:“方向盘,手术刀,两面红旗一颗星。”前一句指的是驾驶员和医生,后一句指的是解放军,说的是领章为两面红旗,帽徽是一颗五角星。文革中还流行一句话,形容一个人厉害,叫做“头上长角,身上长刺”,别人是不能惹他的。帽徽上有颗五角星,有人说笑话,人家头上长角,那只是长了一只角,五角星那可是五只角,别人更不敢惹了。因此德先生一直是时代的宠儿。在婚姻问题上,当时江南一带当时还流行了这么几句话:“男的面孔(脸)要像演员,身胚(身体)要像运动员,身份要是党团员,工资要满六十元”,简称“四大员”。如果要求不高,年纪轻轻的德先生差不多全部满足了这几个要求,只是工资离六十元还是差了一些,不过已经不错了,因为还有一笔不菲的复员费也能弥补一下。

德先生就是这么个条件,在无锡还分到了新房,没有了后顾之忧,于是向我们的班花展开了猛烈的“追击”,即便后来我们的班花下乡插队落户,他也不改初衷依然如故,这使得我们的班花慢慢放弃了抵抗、“缴械投降”了。说到这里,也许有人要提出疑义,难道班花就是这样一个讲究实际,不讲感情的人吗?德国近代客观唯心主义哲学的代表黑格尔说过“存在即合理”。对种说法有着不同的解释,田玉在这里取它的任何客观存在的事物必定有存在的依据和理由,不是说必定合法。既然班花嫁给了荣军,自然有嫁给他的理由和原因。恋爱婚姻中只讲感

作者  | 2017-5-24 8:11:21 | 阅读(74) |评论(51)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6)

2017-5-22 14:45:40 阅读76 评论58 222017/05 May22

先说荣军一事。荣先生是田玉中学同学的哥哥,只比田玉大五岁,因此也可算作同龄人。我们相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那时荣先生还在部队里服役。在那史无前例的运动中,我们正在停课闹“革命”,有一次在同学家里偶尔碰到了回锡休探亲假的荣先生,于是便相识了。他虽然只比我们大五岁,但是由于已经在部队里摸打滾爬多年,解放军这个大学校给了他丰富的社会实践、阅历和经验,因此在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学生面前简直是一部大百科全书,至少田玉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那次接触时间不长,因为荣先生休假结束便回部队了,但荣先生与我互留通讯地址,相约继续交流思想和情况,因此也了解到荣先生的一些情况。

荣先生入伍前是南京一所很棒的中专学生,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恰逢国家首次在中专学生中征兵,经过严格的体检和政审,荣先生被选入部队当兵。当时正好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形势也不像现在这么稳定,台海两岸都在相互攻击。不过这些对于一些热血青年来讲,根本都算不了什么,保卫祖国、甚至为国捐躯那是一件多么伟大而光荣的业绩,于是荣先生放弃了学业,投笔从戎,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保卫祖国的行列,走进了解放军这个大熔炉,当上了司号员。到了部队荣先生还真是争气,多次评上“五好战士”,入了党,后来又当上了班长。在部队大练兵期间,还夺得全军吹军号第一名。几次超期服役后终于离开了部队,这时已当了八年兵,八年的军营生活使得中等个子荣先生身体更结实了,像铜浇铁铸似的,真令田玉羡慕。

我们接触时间较多的时期是在荣先生复员回来等待分配的日子里,那时我们还在停课,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已经厌烦了那种“革命”。于是浩瀚的太湖里有了我们浪遏飞舟的身影,美丽的

作者  | 2017-5-22 14:45:40 | 阅读(76) |评论(58) | 阅读全文>>

【原创】珍缘惜分 书写人生华彩乐章

2017-5-21 7:40:27 阅读102 评论58 212017/05 May21

这是田玉准备在母校举行的《纪念1967届高中毕业五十周年会议》上的讲话稿,后来因故没有发言,在这里作一个书面发言。

纪念无锡市二中1967届高中毕业五十周年

岁月悠悠,情谊绵绵。五十多年前无锡市各初中的高材生通过中考,带着青春的热情,汇聚到了田基浜2号,我们的母校无锡市第二中学、开始了四年的高中同窗生活,结下了深厚的同学之情。

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田玉认为,能够同窗学习,至少得有五百年的修炼。相识是缘,相知是份,四年的高中学习,我们曾经在教室里攻坚克难,刻苦钻研一道道难题;我们也曾在双抢大忙季节,在农村挥汗如雨地收获庄稼;我们也曾在工厂里,用握笔的双手挫掉零件上的毛刺;我们也曾在史无前例的动荡中,呼喊出坚决保卫毛主席的时代强音。那一份真情,那一份纯真,这是我们短暂的人生旅途中,最值得拥有的美好记忆,我们应该给它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这说明我们都曾经拥有过彼此间最亲切的情感,享受了人世间最温暖的友谊和关怀,我们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份。

我们朝夕相处,共同度过了人生最纯真、最美好、最值得留恋的校园生活。母校优质的师资,严谨的教风,良好的学风为我们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五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五十年星转斗移,五十年春华秋实,五十年山河巨变,十年鬓发染霜,五十年岁月风雨如磐,五十年光阴流光溢彩。

岁月的流逝给我们留下了脸上的皱纹和昔日的回忆。四年的同窗生涯是我们友谊的基石;农村的广阔天地铸就了我们的铁骨钢筋;回城年月练成了我们藐视困难的雄心大略。相似的经历,共和国给了我们一个空前绝后、永远不老的称号——“知青”!

作者  | 2017-5-21 7:40:27 | 阅读(102) |评论(58) | 阅读全文>>

【原创】诗一首

2017-5-19 7:37:14 阅读43 评论39 192017/05 May19

我们的过去与如今

顾富国

过去我们年轻

那时年轻写在脸上

如今我们依然年轻

现在年轻藏在心房

过去我们做梦

那时做梦充满遐想

如今我们仍然做梦

现在做梦不去多想

过去我们也有爱情

那时爱情讲究激情奔放

如今我们还有爱情

现在爱情在于日久天长

过去我们也有财富

那时财富在于来日方长

如今我们仍有财富

现在财富在于饱经风霜

过去我们曾是太阳

那是一轮朝阳

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如今我们还是太阳

那是一抹夕阳

绚丽多彩灿烂辉煌

过去

我们是共和国第一代花朵

沐浴着党恩快乐成长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红专风帆助我们远航

我们是新一代知识青年

青春年华让碱滩飘起稻香

我们是和谐社会的栋梁

下岗再就业生活还是充满阳光

如今

岁月的沧桑

在我们发上落满了秋霜

古稀的年纪

也使我们离开了沸腾的战场

然而

归根的落叶

将大地母亲滋养

降落的夕阳

把满天的繁星点亮

滴泪的残烛

也要燃尽自己

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就是我们

共和国的知识青年

始终不渝的信仰

毕生践行的理想

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

也没有波澜壮阔的辉煌

我们的人生十分平常

只有不老的称呼——知青

伴随着我们的一生

我们肩负着新中国多少个“第一”

我们的人生同样壮丽辉煌

我们是共和国可靠的基石

支撑着祖国

绚丽灿烂的大厦

作者  | 2017-5-19 7:37:14 | 阅读(43) |评论(39)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4)

2017-5-19 5:58:16 阅读81 评论59 192017/05 May19

话又要从后面提前来讲,我与张同学一起回无锡过1970春节,不料回家之后母亲对我说:“你不要再讲你那里好了,我们已经知道了。”田玉惊愕,问道:“你们知道些什么?”母亲有些得意:“你们不说,自有人说。这次无锡慰问团回来后,我们就知道了。”田玉打破沙锅问到底,“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母亲说:“你们那里苦到不得了。”田玉笑道:“我们那里肯定比无锡苦,这是肯定的,怎么又苦到不得了了?”母亲说道:“张妙毛妙已经不在那里了?是不是?”田玉回答说:“是的。”母亲又道:“是张妙的父亲说的,‘那里苦得,比我的家乡还苦,不能待。’这样她们才迁到安徽去。”原来如此。但仅仅是母亲的一面之辞,田玉也不敢贸然相信,于是抽机会到张同学家访问,问一问张家姆妈。前文说过,张家姆妈一直对我很好。不料,张家姆妈的说法与我母亲的说法,完全相同。这下田玉陷入了沉思。

不管是在慰问知青的公社大会上,还是在大队知青的座谈会上,慰问团董团长浑厚而又铿锵有力的声音,明明是在号召知识青年要在农村扎下根来,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怎么转眼就把自己的子女及亲属连根拔掉了呢?这使田玉第一次受到了思想上的打击,怎么老干部说话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说的是一套,实际做的又是另一套。田玉甚至还想道:你把自己的子女迁走,这是你的自由和权力,怎么还要对我们的家长说那么一番话,害得我们的家长对我们的生活更加牵肠挂肚,让我们在苏北也不得安宁。

董团长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子女迁往安徽?答案很快就来了。时间不长,董团长的儿子进了滁县化肥厂,这是个国营大厂;女儿不久也在滁县某中学当上了教师。不过到底是亲疏有别,女儿的小姑子毛妙进了滁

作者  | 2017-5-19 5:58:16 | 阅读(81) |评论(59)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3)

2017-5-17 3:48:31 阅读80 评论56 172017/05 May17

座谈会结束后,大家没有立即散去,慰问团的成员分散开来与知青们一起聊天,他们的意思是,你们这个大队对你们很好,我们要知足。其他大队没有你们好,有的房子还没有造,你们在这里要听领导的话,听领导的话不会错的。田玉怀疑他们每到一个大队都是这么说的,这也无法查证。慰问团到大队一级就结束了,没有再到生产队支查看实情,至于董团长是否再到四队或五队看望一下女儿或儿子,田玉已经回生产队,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拔 根

按照时间顺序,本文内容发生在1969年第四季度,应该放在后面叙述,但为了行文方便特地提前书写。

田玉回到生产队之后,一直在琢磨董团长说的“扎根”是什么意思?当时也没有琢磨出什么含义,过了两年才明白,这是在农村结婚的代名词。知识青年要在农村扎根,就应该在农村结婚,不管是跟当地人,还是知青内部消化,结了婚就是扎根的具体表现。不结婚,说明这位知青的没有扎根农村的打算,或者说得严重一点,就是思想不稳定。那为什么不直接用结婚这词汇,而用扎根这词。这是因为当时提倡晚婚,我国刚进入联合国不久,便在联合国的大会上宣布,中国实行晚婚晚育,男青年必须到28周岁,女青年必须到26周岁才能结婚,这样一百年就能少一代人。田玉同样百思不得其解,我国实行晚婚还要到联合国去宣布,不知什么意思?直到今天也没有想明白。另外,结不结婚是个人问题,不能强迫知青结婚,强迫知青结婚,说起来也不好听,于是便有了“扎根”一词,大家心照不宣。这个事情,后文会有比较详细的叙述。

那“拔根”又是怎么一回事?

1969年11月,我们插队落户正好一周年的时候,有一次田玉有事

作者  | 2017-5-17 3:48:31 | 阅读(80) |评论(56)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2)

2017-5-16 4:29:58 阅读80 评论55 162017/05 May16

大队书记随后也发表了讲话,他在讲话中着重表扬了我们二队的知青,说我们二队知青干活不“看姜”(当地方言,偷嬾的意思),还上了河工,如果都像他们那样共产主义早就实现了。当然其他的知青也不差,都能积极参加劳动,不会就学。他们到这里的最大困难是吃不惯,你们那里都是吃大米,我们这里吃杂粮,队里分的还都是原粮,他们也学会了做饭,吃不惯杂粮慢慢来,多吃一些时间就习惯了。另外各生产队对知青都很照顾,四队已经搬进了新瓦房,二队也快了,五队准备盖大一些的房子,把厨房一起盖好。四队、二队知青的瓦房都没有厨房,只能另外搭一个小锅屋。原来发下来的材料,没有厨房的材料,没有厨房那怎么行?五队考虑到这个问题,这次为知青盖的房子大,又高又大,虽然是草房,但草房冬暖夏凉、实惠,一共盖了四间,比社员的房子还大,比二队四队知青的瓦房高多了。上面的发的材料不够,全部由生产队出人工运泥打墙,把厨房一起盖好了,知青都是要吃饭的不是,所以生产队都给解决了。粮食供应到五月份,麦收了就与生产队社员一样分粮食柴草,那用不了多少钱。我们这里的水平还是可以的,比不上康庄大队,但比其它四份、条冲、夹河等大队要好多了。哈哈,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五队的副业也不错,四队靠近大队部,方便一些,二队的地多,地多粮食产量就高。

大队书记絮絮叨叨地扯着,大家也认真地听着,慰问团的男男女女也在认真的听。书记说完之后,慰问分团董团长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这慰问团董团长一看就知道是位干部,一身中山装相当挺括。后来了解到这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简称为“革干”。他个子不算高,身板毕挺且厚实,国字脸,看上去不怒而自威。听到慰问团团长要讲话,大家马上振作精神认真听讲。

作者  | 2017-5-16 4:29:58 | 阅读(80) |评论(55)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1)

2017-5-16 4:21:12 阅读76 评论51 162017/05 May16

慰  问

1969年的初夏,我们迎来了江苏省革命委员会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慰问团,这是第一次由省级革委会组织的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慰问,也是唯一的一次。来响水县慰问的是第七分团,到康庄公社慰问的是第八大队。这慰问团实际上主要是由到响水县插队落户知青的家长组成,然后在里边遴选出一些当干部的家长、作为慰问团的各级领导,因此组成成员大多数是四五十岁以上的大爷大妈,有的岁数甚至更大一些。不过由于他们子女都是下乡的,而且多数是插队落户,少数在农场,因此他们对知青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7月8日我们康庄公社在大有召开了慰问大会,公社革委会秦主任代表公社讲话,康庄大队的革命领导小组长代表革命干部讲话,慰问团分团长代表江苏省革命委员会向全体知识青年表示了慰问,并且也讲了话。新北大队插队知青虞斌奎同学代表康庄公社的知青作了答词。大会在阳光强烈的下午举行,广场上没有一点遮阴,近两百个知青在广场上晒得汗流浃背。这里说明一下,原来我们二中在这里插队落户的毕业生没有这么多,后来一些无锡的“社青”(社会青年)也来康庄公社插队,故插队落户的知青增加了不少。当地人根本分不清“社青”与三届生的区别,因此就统一称呼为知青了。事实上后来我们二中毕业的知青还真为某些社青做的丑事背了黑锅。

慰问不能说几句空话就了事,会上慰问团还真的向插队落户的知青给了一些真价实货的礼品。计每人一本九大文件汇编,一枚毛主席像章,每组一张毛主席宝像,还有几张慰问信。据说是慰问信不够每人一份,大家轮流看看吧。会后康庄大队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演出了文艺节目。幸好时间不长,大家急着赶回去烧晚饭吃,毕竟还有十多里路要走,没有一个半小时是到不了家的。

作者  | 2017-5-16 4:21:12 | 阅读(76) |评论(51)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40)

2017-5-14 4:28:40 阅读52 评论58 142017/05 May14

刘妙她们在1969年搞出了杂交小麦“响康一号”,如果这个事情是真实的,并且能够继续研究发展下去,那肯定是中国的杂交小麦之母。因为直到今天,中国乃至世界还只有杂交水稻之父,就是大名鼎鼎的袁隆平,并没有杂交小麦之父或者杂交小麦之母。

大名鼎鼎的袁隆平在1969年尚未展开杂交水稻的研究,直到1973年袁隆平的试验田才达到达到亩产稻谷505公斤,比常规水稻增产30%。1976年,杂交水稻开始进行大面积推广,全国达到208万亩,增产全部在20%以上。1981年,袁隆平被授予新中国第一个、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国家特等发明奖。袁隆平对杂交水稻的研究没有止步,他的荣誉也随之接踵而来,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1年2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授予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200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07年4月29日,世界“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就任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遗憾的是收获了“响康一号”之后,刘妙她们并没有继续前进。刘妙在1970年的秋天进入了盐城地区教师训练班,学习物理化学。学习时间为一年,结业后被安排到响水县某个公社中学当代课老师。再也不去搞小麦杂交试验了,后来认识了一位南京籍的男朋友,最后在南京安家落户,直到退休。

榜样刘妙的事迹就是这样虎头蛇尾,否则无锡市二中的优秀校友中又会多一名工程院院士。

下面继续介绍另一位榜样,这位榜样也是康庄大队的,是一位男生,按照惯例我们称他为李君。李君是无锡名门之后,父亲是位民主人士,长期担任无

作者  | 2017-5-14 4:28:40 | 阅读(52) |评论(58)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39)

2017-5-13 4:45:07 阅读73 评论53 132017/05 May13

榜    样

从知识青年到农村插队落户起,一直是当地各级革命委员会的工作重点,这些知青人数不多(与农民比),能量却不小,又是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来到农村,得到了党中央的支持,如果不小心造成了群起事件,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因此树典型,引领知青走正道,成了各级组织的工作方法之一。

前文说过,我们新建五队知青张君在1969年初、被莫名其妙地“评上”盐城地区的学毛著积极分子后,该同学确实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事迹,后来便逐渐销声匿迹了,从此新建大队便没有了典型榜样。不过,另一个大队与康庄公社同名的康庄大队却名声鹊起。这个大队曾经获得过由周恩来签署的国务院奖状,是一个响水县乃至盐城地区的先进大队,因此各项工作都走在前面,知青工作也不例外。

1969年麦收之后,在一次公社知青工作经验交流会上,该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在会上大力表扬了他们大队的一个知青组,在农村大搞科学种田,已经取得了可观的成绩。这个知青组中为首的是1966届高中毕业生刘妙,她领了一式初中毕业生在一起搞科研。这个刘妙不是别人,就是前文曾经介绍过的无锡市二中赴响水县访问团的学生代表之一,外号叫“淘米缸”的。她的同组同学中不乏高干后代,如原无锡市市长的女儿,虽然当时还关在“牛棚”里,但在苏北却关系不大,还是干部民众仰望的人。

据大队书记介绍,她们的主要成绩:一是开展现场即时天气预报。康庄大队比较先进,早就有了有线广播,也转发盐城地区电台、响水县广播站的天气预报,但由于苏北地域广阔,天气预报往往不能覆盖全部辖区,康庄大队又偏于辖区的东北,地区、县级的天

作者  | 2017-5-13 4:45:07 | 阅读(73) |评论(53)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38)

2017-5-12 5:27:10 阅读67 评论66 122017/05 May12

施钟阳同学的情况在前文已有介绍,是田玉小学、初中的同班同学,中考时与吴月珍,还有一位陈秋芳同学一起考取了南京的中专校,寒暑假三人一起来往于无锡与南京之间,成了亲密的异校同伴,大家戏称为“三家村”。田玉与施钟阳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后来在安徽省滁县找到了对像,于是迁移到了滁县,这样他离开无锡就近了不少。他也听到了吴月珍仙逝的消息,在给我的信中写道:“吴月珍是一生不如意,在婚姻上问题上受了打击,一直郁闷在心里,因此得了这种毛病。”

施钟阳的意思,田玉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吴月珍看上施钟阳,而施钟阳并不看上吴月珍,因此吴月珍一生不如意,导致她生了癌症。田玉立即给施钟阳去回信,信中写道:“吴月珍的婚姻很好,她非常满意。丈夫当上了检察长(副?),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她自己当上了宝应县实验小学的副校长,还要怎么样?”接着田玉写道:“吴月珍已经去世,你还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只有嫁了你才幸福。”这下田玉捅了马蜂窝,施钟阳立即给我回信,写道:“你这是对我人格的污辱,你必须向我道歉,否则与你绝交。”

看到施钟阳如此光火,我私下里感到好笑,一个自命不凡的家伙,自己后来混得那么惨,还想怎么样?田玉当然不会向他道歉,这样一个从1955年就开始交往的同学朋友,为了一个已经去世的女同学,从此不再来往,田玉却感觉不到半点失落。不过施钟阳同学的事以后还会再讲,这里暂且搁笔。

至于我答应四队女知青要讲“太湖三山”的情况,后来也没有机会再讲。反正后来无锡市园林部门把太湖三山改成“太湖仙岛”后,天天有轮渡来往于鼋头渚和太湖仙岛之间,要游三山尽可乘坐轮渡往返,不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横渡太湖了。

作者  | 2017-5-12 5:27:10 | 阅读(67) |评论(6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水调歌头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生活游戏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苏省 无锡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古典诗词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在线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中华新韵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客工具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