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化茧集博客

欢声笑语一杯茶, 田玉博客欢迎你。

 
 
 
 

欢迎你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时间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80)

2017-7-27 13:55:27 阅读75 评论24 272017/07 July27

也许有的朋友会问,老吴师傅就做坏了一条裤子,怎么就没有其他人再请他做衣服了?这其中有个缘由,在我们康庄公社每月的10日是发工资的日子,到了这天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下冰雹,带薪干部都要上公社领工资,于是每月10日便成了带薪干部在公社的聚会日,各种消息在这里会聚又迅速传播到全公社的各个角落。吴师傅喝酒误事也在这里传播开了,还有哪个干部敢把那么好的料作交给老吴师傅?要知道一件毛哔叽的料作的价格比一般人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多。再说,不久之后吴师傅在无锡的妻子得了女性特有的癌症,他已没有心思再呆在苏北了,回到无锡照顾重病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新建六队只剩下儿子一个人生活。

五队六队的下放干部都有些外快进账,我们二队的下放干部也有生财之道。前面说过,他是正宗的老大学本科毕业生,学的是建筑设计,在无锡市的工厂企业中还小有名气,这在响水县的康庄公社中简直算得上是专家级别的人才了。公社也正好迎来了瓦房建设的高潮,原来破旧的公社办公区准备易地重建,乡村最大的商品供应店——公社的供销社,也准备重建商店,还有属于供销社的饭店也准备重建,公社粮站也准备重建粮仓,而这些房屋的建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拍拍脑袋就造了,必须要有资质的人员进行设计,有了设计图纸才能按图施工,这时我们队的建筑设计师有了用武之地,天天往公社跑还来不及。这时有些三脚猫的下放户便蠢蠢欲动,成立了建筑队承揽各种瓦房建筑。下放在我们大队三队的一个下放户(田玉注:下放户家没有带薪的干部),原来只摸过几天瓦刀,连一个两眼灶也砌不像样的小王,居然成了建筑队长,他当然离不开建筑师的帮助与指导。还有一些当地算是有文化的关系户,看准了时机连忙派自

作者  | 2017-7-27 13:55:27 | 阅读(75) |评论(24)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9)

2017-7-26 13:22:51 阅读78 评论49 262017/07 July26

田玉有一次到吴建新家玩,看到老吴先生正在飞针走线缝制衣服,功架自然不同凡响,便悄悄问小吴,这才知道老吴先生虽然是干部下放,却是正宗的红帮裁缝出身,因此一手针线活岂是一般百姓能比。而且还被告知,你不要认为只有妇女才会做针线活,好的裁缝都是男的。同时也不要认为只有妇女会做饭,好的厨师也都是男的。田玉听了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可不是吗?那些看来都是女人做的事,做得好的可不都是男人,从此以后,田玉不再排斥做一些看来都是妇女应该做的事,有些做得还不错。

再说老吴先生在苏北做一些高档服装,自然也不愁烟酒来源,坏的是他过度嗜好杜康发明的杯中之物,终于出了问题。有一次也是一位下放干部拿来了一块毛哔叽料子,顺便带来了两瓶洋河大曲,由于苏北地域广阔,大队间的距离较远,于是这位干部便被留下来与老吴先生共进午餐。乡下的生活当然艰苦,只有一只炒韭菜鸡蛋还算是拿得出手的菜,还有一盘油炸花生米也算是下酒的菜,其它的也只有一些菜地里长的一些蔬菜,好在真正喝酒的人是不计较有什么菜的。一番忙碌之后分主宾坐下,然后推杯换盏喝了起来,小吴自在旁边吃饭并照顾着两位喝酒。几杯高粱酒下肚,那话就开始密了起来,客人又拿出了平时不常抽的牡丹香烟,对于老吴来说洋河大曲和牡丹香烟都是过年才舍得吃的高档货,于是劲头更大了。他们两人从文化大革命说起,再说到进牛棚接受改造,再说到这一次下放到苏北。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两个原来在无锡时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下放到同一个公社,这才相识,这才有了今天的小酌。真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俩人越说越兴奋,直到一瓶大曲见底还意犹未尽。这时来人想起请老吴做西装裤子的事,于是

作者  | 2017-7-26 13:22:51 | 阅读(78) |评论(49)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8)

2017-7-24 14:09:56 阅读75 评论51 242017/07 July24

杨文荆家为病人义诊,得到四乡八邻乡亲们的欢迎,田玉也经常向杨文荆讨教医学知识,从中获益匪浅。杨家祖传中医除了医治淋巴结炎症外,对其他外科病症也有特效。有一次五队知青陶先生嗓子不舒服,问杨文荆先生讨要些药,杨文荆先生随即从里屋拿出一只青花小口瓷瓶,从中倒出少许黄色药粉放在纸上,然后轻轻倒入陶兄的口腔中,杨先生让小陶闭上一会儿嘴。我一看小瓶上有几个毛笔字,上书“万灵吹口药”。便问杨文荆先生这“万灵吹口药”的主要功能是什么?杨文荆自豪地说道:“只要是口腔里的毛病,都可以用。什么喉咙痛,咽喉炎,口腔内起泡、舌头上有炎症都可以用。”我说:“这么神奇,里面主要成份是什么?”,这时陶兄也可以张嘴说话了,说道开头感觉有点凉,接着嗓子一点也不痛了。这时杨文荆得意地说道:“人家吹口药里用的是冰片,我家的吹口药里用的是尿凌。”“什么是尿凌?”我与陶兄异口同声地问道。“尿凌是厕所壁上的结晶。”我与陶兄两人面面相觑,问道“什么厕所壁上会有结晶?”这时杨文荆耐心地解释道:“实际上是粪坑里的结晶。”说着从屋里拿出一个手指粗细的、像蜡烛状的东西给我们看,“这就是尿凌,现在没有了。”我接过一看,原来是一支半透明的圆柱体,形状像冰凌,但像滑石那样挺坚硬的,上面明显有刮痕。杨先生接着说道:“这是一种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掏粪的粪坑中产生的结晶,时间短了就不能形成结晶。最好的是以前尼姑庵里的尿凌或者是小孩专用的粪坑里的尿凌,现在都没有了,用一点少一点。”陶复明听说后小心地问道:“老杨,那么刚才用的那个尿凌要多少钱呢?”老杨听了说道:“都是无锡人,大家能在一起插队落户就是缘分,要什么钱?”说着便进屋将尿凌放好。

作者  | 2017-7-24 14:09:56 | 阅读(75) |评论(51)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7)

2017-7-20 13:39:43 阅读98 评论56 202017/07 July20

杨文荆父亲的身体不太好,因此也不常出门,生产队里认识的人不多。杨文荆家最有名的当数杨文荆的母亲,她正是杨家中医外科的正宗传人,传到她这一代已是第三代,将近百年的历史。她家的药主治淋巴结炎症,只需贴膏药若干次便可治愈,并且不收一分钱。消息传开,四里八乡的老百姓纷纷前来看病,一时间新建五队的杨文荆住处成了大队的第二保健站,杨家住处更是门庭若市,来看病瞧热闹的村民们络绎不绝。这时的苏北卫生条件差,医疗条件更差,农民生不起病,更看不起重病,有些小病小灾都是一个字“扛”,能扛过去算你命大,扛不过去也只能自认倒霉。现在听说新建五队有个下放户免费为村民们看病,那一传十,十传百,方圆十数公里的村庄便传开了,甚至邻县滨海县也有前来诊治的病人。

前有说过,当地的条件较差,百姓的个人卫生更是不讲究,整年不洗澡、不洗脚,几个星期不换内衣。家庭环境也差,白虱、跳蚤几乎家家都有,一家人只用一条洗脸毛巾,因此皮肤病传染得十分厉害。另外主要食品是杂粮,中医认为偏热性,因此村民中生皮肤病的人很多,特别是生在脖颈部的毛囊炎症,容易引发淋巴结发炎,并且会转移,这里好了,又转移到那边发了,病人十分痛苦。当地人称为“砍头疮”,可见此病的厉害程度。而这对于杨家祖传中医外科来说,却是小菜一碟,他家的膏药专治颈部淋巴结发炎,中医诊断为“粟子经”。只见杨文荆母亲不慌不忙从里间拿出一只青花小瓷罐,打开密封的盖子,里面装的是土黄色药粉。再从抽屉里拿出一迭膏药,这膏药是用青布涂上了黑色的粘合剂,平时对折保存,用时在煤油灯上烘一下,使其软化,再打开膏药,展平放在桌子上,再用羊角小匙在瓷罐里舀出尖尖一匙药粉放在膏药中间,然

作者  | 2017-7-20 13:39:43 | 阅读(98) |评论(56) | 阅读全文>>

【原创】芳邻

2017-7-18 5:20:21 阅读103 评论56 182017/07 July18

学兄“枕湖听涛”写了高一、高二两篇散文,但一直没有看到高三那篇,于是田玉仿学兄的笔法试写了高三一篇,发表如下:

进入高三之后,我们丁班从学校三区的第二排搬到了第一排,教室又从二楼回到了一楼,这样我们班离开满地夜来香的“花阶”更远了,也不能在上课下课的间歇在楼梯上欣赏一女中操场上做广播体操或上体育课的窈窕淑女了,望着全班清一色的和尚头,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单调和无奈。

这时出乎意料地有了一个转机,改变了我平淡无奇的生活。那是在65年的夏末初秋,尚未进山的“秋老虎”依然施放着巨大的威力,为了通风降温,这时教室门都敞开着,隔壁班级的外语朗读声便时不时传到我们的班里,细心一听不是英语,原来是打着花舌的俄语,听着比英语好听多了。下课后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看了一眼,原来是高二甲班,他们是俄语班,而且是男女学生混编的班级。再一看教室后门口坐着一位俊俏的女生,心中不由得一动,那女生还非常面熟,悄悄一打听原来是同住在周山浜的她,从此我就被这面容娇俏的少女吸引住了。有了这位芳邻,于是课余时间我便常常有意无意地走到隔壁班级去张望张望。有一次被我发现了新大陆,在班级迎国庆的文艺排练中,她竟然站在讲台前教起全班的大合唱,那声音优美动听真犹如天籁之音,这是我们和尚班从来也没有听到的,如此她便成了我心中女神,如果能娶到这样的姑娘为妻,那是三生有幸。

从此以后,我便时时注意到她的动向。上学途中在周山浜拦铁路的间歇里曾碰到过她,在学校的运动会上也曾见到过她矫健的身影,更在国庆文艺会演上听到她那天籁之声,她的形像在我的心中越来越完美。

1968年深秋的上山下乡的

作者  | 2017-7-18 5:20:21 | 阅读(103) |评论(56)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6)

2017-7-16 13:37:27 阅读78 评论53 162017/07 July16

自某工全家到达我们所在的新建二队插队之后,1969年12月份陆续来了好多全家半家的干部、甚至工人到我们大队插队落户,一时间全大队八个生产队几乎都有了无锡人,有些家庭扶老携幼拖儿带女的人口还挺多。这里主要介绍的是落户在五队的杨家和落户在六队的吴家。

杨家的主人的名字为文荆,五十多岁的样子,是无锡市纺工局的一位办事员,无锡市是一座轻纺工业十分发达的城市,纺织丝绸行业在早先的无锡市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杨先生作为纺织行业的前辈,对无锡市的纺织业烂熟于心,文革中也没有逃脱恶运,进了牛棚,现在终于获得解放,来到了响水县插队落户。说起杨家在无锡市还是个名门望族,家住新生路北段,后门出去便是大名鼎鼎的公花园。家里原是祖传中医外科,对脖颈部的淋巴结炎症更是有独家秘方。奇怪的是这祖传的中医外科却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是由白胡子老爷爷诊脉配药,却是由老太太制药治病,而且是传媳不传女,老太太家的男丁们无一不出去打拼找生活,只留下一群娘子军信守祖业,开医铺志卖药。这一次到响水县来插队落户全家共计有六口人,杨文荆的父母亲,他的岳父,他的妻子,还有一个最小的女儿。说起来杨文荆家也是好福气,前面几个都是儿子,大的早已工作,小儿子是六八届被分派到黄海农场插场,前文已经说过黄海农场的场部与康庄公社的驻地同在大有镇上,因此回家探亲十分方便。带来的小女儿是71届初中生,如果不下乡就能在无锡安排不错的工作。到了苏北之后,这位杨先生非要让女儿继续学习,虽然苏北的戴帽子初中并不能学到什么东西,但他依然坚持,后来才听说只要是在校学生,不管多大都能随着父亲迁移户口,否则就算成人,即便父亲有朝一日调回无锡,女儿也只能在苏北务农,由此看来 这位杨先生的考虑是多么缜密。

作者  | 2017-7-16 13:37:27 | 阅读(78) |评论(53)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5)

2017-7-13 13:07:37 阅读91 评论55 132017/07 July13

前文说到裘皮服装。无锡这个地方四季分明,但冬天并不怎么太过寒冷,一般人御寒有一件棉袄即可,有些小年轻为了风度,甚至过冬连棉袄也不穿,只需要两件羊毛衫便可过冬,因此那些裘皮服装在无锡可是货不对路,需要者极少,购买者更是寥寥无几,因此在旧货商店内呆的时间最长。可能有些北方人到无锡一看,居然有这么便宜又十分正宗的皮草旧衣,才逐渐销售一空。

再说无锡市干部上山下乡运动方兴未艾,原被审查的干部像雨后春笋般从各单位的牛棚中被解放出来,大家争先恐后地报名到苏北去插队落户,干部下放的地区与知青相同,也是在无锡市的挂钩地区盐城。一时间,除了寄旧商店忙碌之外,最繁忙的就是轮船航运公司了。干部下放送行的路线,除了第一批到东台大丰插队的干部乘坐大巴车从无锡出发,经省会南京市,再经过刚刚建成通车的南京长江大桥,再转运到盐城地区外,其它的都是通过轮船经锡澄运河,再沿长江上溯到高港,进入京杭大运河苏北段,再转入里下河地区到达盐城地区各县。由于客班轮船数量少,还要坚持无锡县内及到各邻县的各条航线的畅通,无法像送知青那样用客班轮船来运送下放干部及其家属,只能动用运煤、沙石等等的铁壳驳船改装后来运客人。密闭的船舱上两头用毛竹搭起了三角架,上面覆盖着厚实的油布,当作船的顶篷。船舱地上铺一些稻草苫子,便是统铺。再在船艄放一只马桶,便成了客船,可上路(河)了。

1969年12月终于轮到某工一家去响水县了,同样是一路劳顿,乘坐前文所说的改装的大型货船,经江阴进长江,再到高港口岸进入京杭大运河,然后经里下河,过盐城再往北。这时滨海县通榆镇的船闸已经修好,于是轮船一直开到了滨海县城东坎镇。好的是下

作者  | 2017-7-13 13:07:37 | 阅读(91) |评论(55) | 阅读全文>>

【原创】 文人的雅致

2017-7-11 9:21:38 阅读80 评论53 112017/07 July11

能把文字发表到报纸上,自然是有文化的人,能在《江南晚报》周日“二泉月﹒文学”副刊上登载文章的自然可称为文人了。田玉经常在闲暇之余翻翻报纸,发现文人还真有一些雅致

前不久发现报上登载了一篇关于“红薯”的文章,文章没有作者的出生地可考,因此田玉无法了解这是何方的风俗习惯,反正是发生在农村之事这是无庸置疑的。文章说“乡下缺菜的时候,也吃红薯叶。叶子焯水后除却苦涩味,淋上麻油辣椒,味道像空心菜。”从作者称山芋为红薯来看,大概不是江南一带人士,不过农村的生活大同小异。山芋生长旺盛的时候,也是其它各种植物生长旺盛的时候,蔬菜生长真是一天一个样,一般不会出现缺菜的情况,即便个别人家因为茬口问题出现一时的断档,隔壁乡邻也会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家的蔬菜,绝不会计较,都是乡里乡亲的,谁家没有个不便的时候。至于如作者所说“浇上麻油辣椒”,拌着山芋叶下饭,恐怕只有当今的文人才想得出的吃法,因为麻油在那时的农村可是高档佐料,平时根本不用,岂能用来拌山芋叶子。

还有作者还写道:“红薯梗,翻炒比较简单,吃在嘴里有青草的气息……”田玉也吃过山芋茎,不过真不知道吃在嘴里“有青草的气息”是什么样子的气息?看来这作者不仅是文人,可能还是“文牛”或者是“文羊”,否则不会对青草的气息这么清楚。

作者  | 2017-7-11 9:21:38 | 阅读(80) |评论(53) | 阅读全文>>

【原创】词一首 钗头凤

2017-7-10 9:41:39 阅读69 评论54 102017/07 July10

风微动,烟濛笼,碧波千顷荷花重。绫衫紫,红菱履。笑依郎肩,粉腮偎翠,醉,醉,醉。

思前悚,常惊梦,墨丝消逝人皆空。凭知己,问原委。含泪装欢,恨时无计。悔,悔,悔。

作者  | 2017-7-10 9:41:39 | 阅读(69) |评论(54)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3)

2017-7-6 13:35:24 阅读78 评论58 62017/07 July6

到苏北插队落户既然已经定了,赶快把在响水县插队的老大儿子叫回家,这是全家最后一次在无锡团聚,今后还要不知什么时候才有这个机会,要与各家亲戚告个别,今后再聚在一起的机会少了,再说老大在响水县已经一年多了,对那里的情况熟悉,还能听听他的主意。老二女儿在农场,没有办法了,去了一年还不到,还没有探亲假,只能今后再说,反正响水县到五图河农场反而近了,有了自行车来去也方便。再望望小女儿,十岁刚出头,身体还没有长成,一脸稚气的样子,对于做乡下人一点感觉也没有,反而觉得挺好玩的,城里呆厌烦了,到乡下去换换环境,来得开心。

该来的总归会来的,大儿子在电报的催促下,风尘仆仆赶回了家。进了家门便问:“怎么回事?怎么全家插队了?”父亲悄悄地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儿子,最后郑重地说道:“下乡是解放的前提条件,不下乡不谈什么时候解放。”又说道:“你妈是集体所有制单位,也在精简之列,只能一起下去了。我们想来想去,还是到你在的生产队好,人头熟,再说我又带工资,不会吃什么亏。”老大听父亲这么说了,知道也没有办法,谁让历史上有问题的呢。于是迅速开始准备工作。

大儿子到底有用,立马拿出了指导意见:“书肯定是没有用了,带下去只能当柴烧,还不如稻草的火力大。家俱只能带实用的,枱子、凳子不能少,到时候要吃饭的。床带两张够了,知青组里有我的床,我可以睡在知青组里,这样家里还可以省些地方出来。至于大橱、五斗橱该卖的卖,只要能放下棉胎就可以了,当地乡下人家里除了农具粮食基本什么也没有,床也没有的。”这么一说父母亲反到奇怪了,“没有床,他们怎么睡觉呢?”儿子耐心地解释说:“我说的是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床,他们那

作者  | 2017-7-6 13:35:24 | 阅读(78) |评论(58)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1+1)

2017-7-6 3:57:54 阅读29 评论27 62017/07 July6

到乡下去其它都没有什么,只是小孩读书有些问题。想到小孩,这户主高兴不起来了,刚被解放时的喜悦荡然无存。小孩子从小生在城里,长在城里,从来没有到过乡下,根本不知道农村生活的艰苦,还当是远足旅游,这次一起带到乡下,感觉非常对不起孩子。特别是小孩的学习,农村的学校跟城里的学校是无法比拟的,如果要上公社小学,或者县城实验小学,路程又是那么遥远,怎么去啊?只能在大队小学混混,那条件、那设备,比无锡农村的村小还差,能学到什么东西?不过好在现在读书也没有什么用,读得最多最好,还不是一样到农村去插队落户,像自己的儿子考进了二中,算是在地区上是学习的佼佼者,反而到最远最苦的响水县去插队落户,有什么用?想想自己好歹也是解放前名牌大学毕业,文革前还是市里建筑设计方面的权威,后来不是进牛棚,现在不是要下乡。还有些朋友,还出国留学,懂几国语言,文革前当上了国家重点企业的总工程师,文革中还不是下台进牛棚,拿生活费,还差点打成特务汉奸卖国贼。读什么书?不读书,做个大老粗挺好,还能上讲台讲课,进驻上层建筑,领导那些臭老九。嗨!书读得越多越无用,书读得越多越反动,这辈子自己已经领教了,不能让子女再走这条路了。早点工作,早点赚钞票,早点结婚,早点养小人,这才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想到这里,户主舒了口气,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再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反正现在还小,过几年还不知是什么政策,只能“烂泥萝卜揩一段吃一段”,“车到山前必有路”,到辰光再说吧,也管不了那么多。

作者  | 2017-7-6 3:57:54 | 阅读(29) |评论(27)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1)

2017-7-3 13:21:12 阅读84 评论63 32017/07 July3

绝 唱

这里的“绝唱”,不是指某一个人最后的动作,或是最后一次的演出,而是指无锡市革命委员会在上山下乡运动中的最后举措。

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上文中我们小组分鱼时只分了四人份,其它都是六人份,这是为什么?并不是他们不喜欢吃鱼,而要求不要分鱼,这点点小钱根本无所谓,而且一年才分一次鱼,有点鱼吃能补充些蛋白质何乐而不为?那是为了什么没有分鱼呢?因为这时他们已经不在生产队里了。那他们怎么那么早就回无锡探亲了呢?这里有一个原因,因为文化大革命进行到1969年年底,已经进入到“斗批改”的改的阶段,一些有“问题”的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资产阶级学术权威、还有一些查无实据的叛徒、特务、走狗、汉奸、卖国贼,走“白专”道路的知识分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牛棚改造学习,打扫厕所清洁地面的同时,也清洗了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想,经过学习毛主席著作,提高了思想认识,准备解放一批干部,以彰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巨大成绩。而我们这两位的家长正是被列在首批解放之行列,听到消息后,这两位同学便匆匆忙忙请假回无锡探亲,因此没有赶上生产队分鱼。

如果说“解放”是官复原职的话,那是绝对是理解错误。解放的目的很清楚,他们虽然在城市的牛棚里学习期满,但头脑里的资产阶级思想远没有彻底改造完毕,还需到农村去继续改造。有意思的是,这些我们的父辈大多出生于农村,但他们却坚决不愿意回比较富裕的江南原籍,却自愿到最艰苦的苏北去落户,而且愿意拖儿带女全家一起到苏北去落户,你说这政治思想工作的威力有多大?有的解放干部还主动提出,不要到大丰,东台等比较富裕的地方去,而是要到最艰苦的响水县去,到儿子插队落户的

作者  | 2017-7-3 13:21:12 | 阅读(84) |评论(63) | 阅读全文>>

【原创】碧波万顷荷花鲜(四)

2017-7-1 15:08:56 阅读66 评论65 12017/07 July1

       荷花的品种虽然也不少,但是作为外行人看来也是大同小异,而且花形差不多,因此要拍出不同的意境很不容易。于是拍客们有的专门在等待蜻蜓,也有的在等待水鸟,田玉的相机一般,也没有什么耐心等待,于是拍了一些荷花照片便“班师回朝”。

         荷花之旅到此结束,谢谢各位朋友。

作者  | 2017-7-1 15:08:56 | 阅读(66) |评论(65) | 阅读全文>>

【原创】被挥霍的青春(170)

2017-6-30 8:53:38 阅读103 评论63 302017/06 June30

下面是1969年度(1968年11月1日—1969年10月31日)我们生产队对于我们知青组的分配账目,这账目实际上是在1970年春节前才公布的,为了行文方便,这里接着小组年度总结发表,下面是帐目摘抄全文:

一九六九工分细账

以下六人:

序号 品种  重量          价格       单价(元/斤)

1、大麦   90斤          7.02元      0.078

2、小麦   366斤         41.36元     0.113

3、元麦   30斤          3.0元       0.10

4、玉米   778斤         66.13元     0.085

5、大豆   150斤         19.50元     0.13

6、山芋干 458斤         34.35元     0.75

7、玉米储备粮60斤       5.10元

8、花生    12斤          1.40元      0.20

9、大白菜                 5.00元

作者  | 2017-6-30 8:53:38 | 阅读(103) |评论(6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水调歌头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生活游戏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苏省 无锡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古典诗词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在线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中华新韵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客工具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